開山宗長>>

星雲大師略傳

大事年表 著作總覽 星雲文集 大師墨寶

人間與實踐---慧解篇>>人間佛教的思想

總目錄
 

人生與社會

佛教與生活

佛教與青年

人間與實踐

學佛與求法

佛法與義理

緣起與還滅

禪學與淨土

宗教與體驗

 

星雲大師著

上一頁下一頁

 

佛光山提倡「人間佛教」,「人間佛教」的理念,不但早在我的心裡,在我的行為裡,也時時在我的思想裡。

究竟什麼是「人間佛教」?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就是人間的佛陀。他出生在人間,修行在人間,成道在人間,度化眾生在人間,一切都以人間為主。佛陀為什麼不在其他五道成佛?為什麼不在十法界中的其中一法界成道,而降世在人間成道?再深入看,佛陀為什麼不在過去時間、未來時間成道,而在我們現世的娑婆世界成道?這就說明,佛陀是以人間為主的。人間的佛陀,他所展現的人間佛教,具有六個特性:

1.人間性:佛陀不是來無影、去無蹤的神仙,也不是玄想出來的上帝。佛陀的一切都具有人間的性格,他和我們一樣,有父母、有家庭、有生活,在人間的生活中,表現他慈悲、戒行、般若等超越人間的智慧,所以他是人間性的佛陀。

2.生活性:佛陀所發展的佛教,非常重視生活,對我們生活中的衣食住行,乃至行住坐臥,處處都有教導。甚至對於家庭、眷屬的關係,參與社會、國家的活動等,都有明確的指示。

3.利他性:佛陀降生這個世界,完全是為了「示教利喜」,為了教化眾生,為了給予眾生利益,以利他為本懷。

4.喜樂性:佛教是個給人歡喜的宗教,佛陀的慈悲教義,就是為了解決眾生的痛苦,給予眾生快樂。

5.時代性:佛陀因一大事因緣,降誕於世,特別與我們這個世間結緣。雖然佛陀出生在二千五百年前,並且已經證入涅槃,但是佛陀對於我們世世代代的眾生,都給予得度的因緣。所以到今天,我們還是以佛陀的思想、教法,作為我們的模範。

6.普濟性:佛教雖然講過去、現在、未來,但重在現世的普濟;空間上,雖然有此世界、他世界、無量諸世界,也重視此世界的普濟;講到眾生,雖然有十法界眾生,更重在人類的普濟。

佛教是以人為本的佛教,佛陀在各種經論中,一直強調:「我是眾中的一個」,表示他不是神。《維摩詰經》則說:「佛國、佛土在眾生身上求,離開了眾生,就沒有佛;離開群眾而求道,是沒有道可求的。」六祖大師更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我們要成佛,必須在人道磨鍊、修行,才能成佛,在其他諸道中,是無法成就佛道的。

《雜阿含經》卷十五中曾以「人身難得」的譬喻,讚歎生而為人的可貴。經上提到:「黑夜裡有一隻盲眼的烏龜,想要上岸求救。茫茫大海,黑闇無邊,只有一根木頭,這根木頭有一圓孔,這隻瞎了眼睛的烏龜,要在百年一浮一沉的剎那,找到那個孔,才能找到得救之道。」得人身,就是如此困難、稀有。《阿含經》中也提到:「失人身如大地土,得人身如爪上泥。」這都是意謂人身的難得,人間的可貴。

我曾在美國三藩市舉行家庭普照,有位老師提出一個問題,他說:「佛教要我們在家的佛教徒了生脫死,我們不想;叫我們成佛,我們也沒有動念過,因為成佛困難而遙遠,而了生脫死也是件好渺茫的事。我們現在只想知道,如何才能過得比別人更好一點?比別人更高一點?」

我聽了以後,感觸很多,我們的佛教一直偏離了人生。過去閉關的佛教、山林的佛教、自了漢的佛教、個人的佛教,失去了人間性,讓許多有心入佛門的人,徘徊在門外,望而卻步,裹足不前。所以佛教在度化眾生方面,要加強力量。

太虛大師說,印度佛教最初的一百年至三百年間,是小行大隱的時代--小乘佛教盛行,大乘佛教隱晦的時代。到了六百年以後,是大行小隱的時代--大乘佛教盛行,小乘佛教不彰顯的時代。一千年以後,是密主顯從的時代--密教為主,顯教為從的時代。到了今天是人間佛教圓融的時代。不論小乘的、南傳的、大乘的、藏傳的、中國的佛教,把原始佛陀時代到現代的佛教,全部融和、統攝,回歸佛陀在人間「示教利喜」度化眾生的本懷。

一般人熟悉的四大名山中的四大菩薩,其中觀世音、文殊、普賢示現在家相,只有地藏王菩薩現出家相。為什麼這些菩薩大都現在家相?原因是過去的出家眾,具聲聞性格者多,出世的思想比較濃厚;而在家的佛教徒,比較樂觀、積極、向上,更合乎大乘佛教的宗旨。因此大乘的佛教,更合乎佛陀的本懷。像太虛大師自己也謙稱:「比丘不是佛未成,但願稱我為菩薩。」意思是,說我是比丘,不敢當,比丘戒律不容易受持得很完美。說我是佛嗎?我也還沒成佛,但願稱我為服務眾生的菩薩。

菩薩不是泥塑,不是只供養在佛堂,而是在人間活躍,有覺悟、有度眾個性的大有情。我們人人都可以成為菩薩。所以,太虛大師一生提倡「人間佛教」,最後歸納到菩薩學處,學菩薩就是人間佛教的旨趣。

人人都有追求往生淨土的目標,在西方有極樂淨土,在東方有琉璃淨土,彌勒菩薩有兜率淨土,維摩居士有唯心淨土。其實,淨土不一定在東方或在西方,慈航菩薩說:「只要自覺心安,東西南北都好。」佛教的淨土到處都是,為什麼我們不在人間創造安和樂利的淨土,而要寄託未來的淨土?為何不落實於現實國土身心的淨化,而去追求遙不可知的未來?

所以,我常說對佛光山具有某種護教程度的信徒,當他老年時,不一定由兒女來養他,可由本山奉養,讓他頤養天年;不一定等往生之後,才能到西方極樂世界,讓阿彌陀佛補償他。因為他對佛教很好,我們奉養他,讓他當生即往生佛光人間淨土。真正的人間佛教,是入世重於出世、生活重於生死、利他重於自利、普濟重於獨修。

佛教有小乘、大乘,有顯教、密教,無論如何區分,都必須具有人間性,才能適合時代的潮流。這不僅承繼傳統,而且是時代所趨,人間佛教必然是未來的一道光明。

佛教早期以聲聞趨向大乘,稱為正法時期;後來以天乘之天道思想趨向大乘,是為像法時期;以人乘佛教趨向大乘,可說是末法時期。太虛大師說,末法時代提倡人間佛教更為重要。人間佛教具有哪些基本思想?以下提出六點作為說明: 

一、五乘共法是人間的佛教

佛教分為五乘:即人、天、聲聞、緣覺、菩薩。人天乘的佛教,重於入世;聲聞、緣覺乘的佛教,重於出世。具有人天乘入世的精神,再有聲聞、緣覺出世的思想,那就是菩薩道。我們要以菩薩為目標,自利利他,自度度人,自覺覺人,把人我的關係,看成是分不開,是一致的。這五乘佛法調和起來,就是人間的佛教。

譬如,我們從高雄坐火車到台北,必須經過台南、台中、新竹才能抵達台北。我可以不在台南、台中、新竹下車,直往目的地而去,但我不能不經過台南、台中、新竹而到達台北。同樣的,如果要成佛,可以直接實踐大乘人間佛教的法門,但是不能不經過人天、聲聞、緣覺乘的佛教來完成自己。

二、五戒十善是人間的佛教

曾經有位軍校校長問我:「佛教對於國家、社會能提出什麼貢獻?」我說:「三藏十二部的聖典,都有益於國家社會。」簡單的說,只要五戒,就可以治國平天下。五戒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亂吃刺激性的東西、不飲酒。

不殺生,是對於他人生命的尊重,不侵犯他人,生命就能自由。不偷盜,對於他人的財產,我不去侵犯,財富就能自由。不邪淫,是對於他人的身體、名節不侵犯,身體、名節就能自由。我不說謊,對於名譽、信用不侵犯,他人的名譽也不會受傷害。不飲酒,不吃刺激的東西,對身體健康不傷害,對於智慧也不傷害,更不會對他人傷害。如果一個人能夠持五戒,一個人的人格道德就能健全。一家持五戒,一家的人格道德都健全,一個團體、社會、國家都能奉持五戒,這個國家必定是個安和樂利的國家。

我們看,大部分作奸犯科、身陷囹圄者,都是違犯了五戒。譬如殺人、傷害、毀容,就是犯了殺生戒。貪污、侵占、搶劫,就是犯了偷盜戒。妨害風化、破壞家庭、重婚、強姦、拐騙,乃至販賣人口,都是犯了邪淫戒。詐欺、恐嚇、倒會,就是犯了妄語戒。所謂飲酒戒,除了飲酒外,包括吸食鴉片煙、嗎啡、速賜康、強力膠等毒品,讓自己的精神變得恍恍惚惚,做出傷天害理的事,這是侵犯自己的智慧。如果人人能夠受持五戒,牢獄裡就沒有犯人。如果一般信徒能將信仰昇華,不要只停留在民間信仰的拜拜,祈求長壽、發財、家庭富貴、名位高顯、身體健康等,而能受持五戒,不必強求也會有福報的。

何謂五戒十善?十善是五戒的再擴大。身業修持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口業修持不妄言、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意業修持不貪、不瞋、不邪見。以上即是十善。

所以,受持五戒,奉行十善,可以讓我們免除煩惱、恐怖,獲得身心的自由、平安、和諧、快樂,也是人間佛教的基本思想。

三、四無量心是人間的佛教

四無量心就是慈、悲、喜、捨。中國佛教為什麼會衰微?因為佛教徒沒有實踐佛法。佛教要我們慈悲,但多少佛教徒有真正的慈悲?佛教要我們喜捨,多少佛教徒具有喜捨的性格?那是因為佛教徒心目中沒有真正接受佛教。出世的也好,入世的也好,如果沒有佛法,與世俗又有什麼不同?

有人說:「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每個人把家中最好的正廳用來供奉觀世音菩薩,為什麼?因為觀世音有慈悲的功德。慈悲,才能走進每個人的家庭;慈悲,才能受到每個人的尊重;慈悲,才能真正降伏人心,讓大家心悅誠服,恭敬供養。

佛教不知從何時開始,染上悲觀的色彩。佛教徒開口閉口就是:「人生苦短、無常……」其實,佛教有喜樂的性格,有歡喜的精神,所謂喜無量、悲無量,要把歡喜布滿人間。講苦,是讓我們認識苦的實相,如何解脫苦惱,得到歡喜,才是佛陀說苦諦的真正用心,「苦」不是最終的目的。佛說諸行無常,無常很好,無常可以變幻,壞的可以變好;不幸的命運,因為無常,就會否極泰來,時來運轉,另有生機;因為無常,所以命運不是定型的。我們要散布歡喜的種子,讓舉世之人都能得到佛法,讓大家都在幸福美滿歡喜中過日子。

有時候,物質上的生活豐富,經濟成長繁榮,不一定能解決人的痛苦。金錢多、物質多,帶給人的煩惱也很多。佛法的歡喜,是要我們從法喜、從禪悅、從真理中去體會內心的自在、內心的安樂。如果我們的信仰,只是建立在貪求上面,向菩薩、一切神明要求貪取,要平安,要富貴,要家庭美滿,要長壽,中獎券……這種以貪婪為出發點的宗教層次,並不高尚。我們應該把信仰建立在「捨」的上面,信仰宗教是奉獻的,是犧牲的,是利眾的。人間佛教的利他性格,應該具有這種慈悲喜捨的精神;所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是人間佛教的主要內容。

四、六度四攝是人間的佛教

布施、愛語、利行、同事的四攝法;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的六度,都是人間的佛法。雖然西方國家不是佛教國家,但我感覺西方人士比較有人間佛教、大乘菩薩的性格與精神。

以布施來說,西方人肯布施,上教堂,或多或少都會樂意捐助。社會有什麼事情,都會歡喜的盡一點心力。尤其見到人,會給你一個微笑,一聲親切的招呼:「Hello!How are you?」「你好!」這就是布施。一個笑容,是容貌的布施;一句問好,是語言的布施。他們把布施融會在生活裡,隨時都在實行布施。

持戒,戒律就是法律,西方人是很守法的。他們是法治的國家,但不一定在法院中講法。在馬路上遇到紅燈,沒有車子、警察,也不會隨便搶越馬路,只要一個「Stop」的記號,他就不會直行過去,總是停一下再通過。即使排隊也是如此。

在一些觀光景點,有時候參觀的人太多,守衛來不及分配座位,就在路口用一條繩子圍起來,指揮大家坐次。不管是各國的國王、州吏,各州的州長、議員,這一條繩子一拉,個個都守法地站在那裡。為什麼?這條繩子就象徵法律,不能踰越過去。法律的尊嚴、神聖,已和西方人士的生活、思想融和為一體,老百姓守法,國家自然是個法治的國家。

相反地,開發中的國家是什麼情形呢?不要說一條繩子,就是一道牆,他都會想盡辦法爬過去。所以,守法就是守戒,守法與否,關係一個國家的形象,也關係一個國家的進步、富強,我們應該建立人間佛教法制的觀念。

談到忍辱。忍,不是你罵我,我不回口;打我,我不回手的忍一口氣;這些都不是忍。忍,是擔當,是能消除,是能化解;忍,是有力量的,也是一種積極、向上、犧牲,是一種忍辱負重。西方人士工作的時候,難道不辛苦嗎?他在忍受辛苦;排隊依序不超越,這也要忍。所以彼此互相忍讓,社會就能井然有序,不會有脫序的現象。

說起西方人士的精進,如積極、奮發、努力,也是眾所皆知。我們常說西方國家像天堂,那是由於西方人士很勤勞,對工作認真,講求效率,不偷懶、不苟且的敬業精神所致。佛教說精進,有所謂的四正勤--「未生善令生起,已生善令增長,已生惡令斷除,未生惡令不生」。他們不斷研究、突破,精益求精,因此西方國家大都成為強盛、進步的國家。

提到禪定,有時候我們在西方國家的街上看不到人,大人小孩都在家裡。講話時,以彼此能聽到為主,不喧嘩、不吵鬧人。坐火車,都是一副悠悠然不計較的樣子,這就像禪定一般。

至於智慧,有人說西方人好笨,兩塊錢一個,跟他買六個,十二塊錢,他算不出來,要兩塊加兩塊加兩塊再加兩塊……。其實他們並不笨,中國人雖然機巧,但機巧得過頭,變成投機取巧。西方人笨拙、呆板,可是他不隨便亂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所以他們研究科技,能夠發達精確,做任何事也很穩靠。

說西方人的優點,並非我認為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我只是慨嘆:我們是推行大乘佛教,實踐佛法的國家,為什麼那麼慳吝、勢利、自私、逃避,沒有愛心,只顧自己?所以我們要提倡人間佛教,實踐布施、利行、同事、愛語,這才是今天人間及社會所需要的佛教。五戒可以安定社會,六度可以建設國家,四無量心可以普利大眾。

五、因緣果報是人間的佛教

我曾到軍中布教,將官們提到軍中一個問題,有些服役的青年認為:「我去年入伍當兵,他也是去年當兵,為什麼他升任班長,我還是小兵?」心裡總是不平衡。為什麼兩人種的是同樣的因,同時入伍,結果卻不一樣?

佛教講「因緣果報」,其中「緣」的因素很重要。緣不同,產生出來的果,就不一樣。例如這朵花,多澆一點水,多下一點肥料,播種的地方肥沃,有和風吹拂、陽光照耀、雨水滋潤,這朵花和那朵花,就會不同。雖然同是一朵花,結果不一樣,是因為「緣」的不同。

凡人常怨恨命運,埋怨世間不公平,挑剔家裡的成員這個不好,朋友那個不好,社會不好,國家不公,為什麼不研究自己的因緣,究竟哪裡出了毛病?譬如,本來要升班長的,就因為說錯一句話,升遷的機會就失去了;本來競爭對手的條件沒有比較好,可是在要緊的時候,他立了一個汗馬功勞,擔負一個重大責任,說了一句好話,他的緣份增加,就做了班長。

因此,在佛教講求廣結善緣,所謂「要成佛道,先結人緣」,要重視這個緣。日常生活當思一粥一飯,有多少的因緣成就,要感謝因緣,感謝大眾給我機會,感謝大眾給我方便,這一切都要感謝的。

我們住在家裡,早上開門,報紙就送來;晚上打開電視,多少演藝人員在表演。如果報紙不得看,晚上電視也不得看,那種生活將有多枯燥、無聊?因緣,使散居世界各地的大家和合,他們的辛苦,他們的服務奉獻,讓我們能夠過著美好的生活,這是因緣的價值。別人跟我結緣,我應該如何回饋呢?要處處感恩,懂得感恩,才能享受富足的人生。

因果實在不可思議,然而我們卻看到許多社會人士不了解因果。念佛的人,諸事不順心時,就怪阿彌陀佛不保佑他,讓他的錢被騙,被倒閉,或買股票沒賺錢,也怪阿彌陀佛不靈感;吃素,身體越來越不好,怪阿彌陀佛不慈悲。信佛吃素和發財致富、強身長壽有什麼必然的因果關係?念佛拜佛,持齋吃素,是信仰上的因果,道德上的因果;發大財得富貴,是經濟上的因果;身體要健康,長命百壽,有健康上的因果,如需要運動,正常的保健。因果是不能錯亂的,種的是瓜,如何得豆呢?怎麼可以把一切責任都推給信仰的阿彌陀佛?這都是錯亂因果,不能正確地認識因果。

《那先比丘經》中記載:有個過路人,偷鄰家果園樹上的果子吃。

主人說:「你怎麼吃我的果子呢?」

路人說:「這怎麼是你的?它是樹上的。」

主人說:「這是我種的呀!」

路人說:「你種的果子是埋在土裡的,我吃的果子是長在樹上的。」

樹上跟土裡沒有關係嗎?這因果是不能斬斷的,因遇到緣就會產生果。「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菩薩知道因,不會隨便亂做,眾生不懼因而亂來,終致鎯鐺下獄,其結果是可怕的。

佛陀在世時,和我們常人一樣,也有老病死生的現象,在因緣裡,都不出因果的範圍,這是很偉大的思想。因為在因果之前人人平等,誰也逃不了因果業報。「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惡人怕天不怕。」天是什麼?天在佛教中就是因果,因果是非常公道的。現今我們提倡人間佛教,應該大力倡導因果觀念,因果是非常科學、理智的,人人有了因果的觀念,就不需要警察、法院。因果是自己的警察、導師,因果是自己的法律準則。

在我的故鄉揚州,幾十里內沒有警察,幾百里內沒有法院,人民不犯罪,也很少有什麼兇殺案。如果我對不起你,你對不起我,不要爭不要吵,一起到土地廟、城隍廟,燒個香,發個誓,就能化解糾紛;他們覺得這個方法很公平。為什麼?因為因果會給我一個交代。現在有所謂的「自力救濟」,沒有辦法自力救濟,投訴無門的時候,心裡還有一個值得安慰的因果;因果不會欺騙我們,因為「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六、禪淨中道是人間的佛教

佛學的內容浩瀚無涯,宗派也林立繁多,不管禪宗、淨土,或中觀的空、中道,都是人間的佛教。

講到禪,歷代的祖師們參禪都不求成佛,只求開悟,只求明心見性。他們在人間悟道以後,當下的生活能夠解脫、能夠安住身心,獲得現在身心的自在,所以禪者是最有人間性。
淨土行者希望求往生淨土,也是要現世念佛,念佛功夫不夠,是無法往生的。除了以現實的世界作為立足點,老實念佛、修持,別無捷徑。尤其對現在家庭,對忙亂的社會人生,淨土是安定我們身心的良方。能夠禪淨雙修,更能契合人間的佛教思想。

中道的思想,就是空有融和的智慧,可以直接契入世間實相。有了中道的般若智慧,就能在現世生活中幸福快樂。有些人太重視物質的生活,流於世俗狂熱的追逐,容易忘失自己。有些人則遠離人間,到深山裡一個人獨處,如枯木死灰,冷冰冰的,對世間生死疾苦,不知關懷。人生太過熱烘烘或太過冷冰冰都不好,缺乏中道的圓融。

所謂中道,是中觀的般若智慧,有了這種智慧,遇到事情,就懂得事待理成,懂得把握其中的原則。遇到一切果,知道果從因生,種什麼因就會結什麼果,不會隨便怨天尤人,會去追查原因。「有」的現象,是由於「空」理,「不空」就什麼都沒有了。沒有虛空,宇宙萬有如何建設?「空」中才能生妙「有」。所以,人間佛教是過著有物質也有精神的生活,物質、精神的生活是同等的重要。有向心外追求的,也有心內的世界;有前面的世界,也有回頭的世界。不是盲從,一味往前衝;衝得頭破血流時,要懂得回頭是岸。人間佛教有擁有的生活,也有空無的生活;有群居的生活,也有獨處的生活。把世間所有的一切都調和起來,使人間成為最美好的生活。

我所提倡的人間佛教,正如我為佛光山所訂定的工作信條:「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肯給人的,肯服務的,肯助人一臂之力的,肯跟人結緣,肯給人歡喜的,那就是佛的教示,是佛在人間所給我們的教導。佛光山提倡人間佛教,就是要讓佛教落實在人間,落實在我們生活中,落實在我們每個人的心靈上。佛在哪裡?在我的心裡。淨土在哪裡?在我的心裡。眼睛一閉,宇宙三千大千世界,都在我這裡。縱使天下的人都捨我而去,但佛祖在我心中,沒有離開我。

在今天的社會裡,每個人的負擔都相當沉重,家庭、事業、親人的種種責任,緊緊地壓迫著我們。假如我們擁有了人間佛教,就能擁有整個宇宙大地,如無門慧開禪師說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所謂「心中有事世間小,心中無事一床寬」,能夠擁有心內的世界,不一定要求心外世界的廣大。如果能擴大心內的世界,則人間所有一切眾生、所有一切世界,都離開不了我們的心。以眾為我,心、佛、眾生,等無差別時,才是真正幸福圓滿的人生,也才是人間佛教的真正精神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