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宗長>>

星雲大師略傳

大事年表 著作總覽 星雲文集 大師墨寶

一半一半

總目錄
 

心甘情願

老二哲學

皆大歡喜

一半一半

永不退票

有情有義

星雲大師著

上一頁下一頁

天堂地獄一念之間


在我弘法的歲月中,經常有人問我:「天堂地獄在那裡?」我都回答說:「天堂地獄在那裡?可以分三個層次來說:第一、天堂在天堂的地方,如三界二十八天、欲界三十三天;地獄在地獄的地方,像十八層地獄、無間地獄。第二、我認為天堂地獄就在人間,住花園洋房,生活富貴榮華的人,就好像在天堂裡;侷促在陋巷小室裡的人們無錢、無力的苦惱,就好像是地獄。其實,真正的天堂地獄是在我們的心裡。這第三種講法,是說人們心情愉快、滿足、歡喜、安樂的時刻,就像在天堂裡一樣;人們的心裡充滿貪欲、瞋恨、嫉妒、無明、怨恨的時候,就好像在地獄裡一樣。一個人在一天當中,時而天堂,時而地獄,來回不知多少次,因此,我認為『天堂地獄在一念之間』。」

「天堂地獄在一念之間」,如果你能懂得其中的深義,就會了解:人生不要光顧心外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必須要建設心內的「天堂」,如果心內的「天堂」沒有建好,把憂悲苦惱的「地獄」留在心裡,就會帶給你苦不堪言的人生。所以吾人在世間上生活,就算身處「天堂」,如果不能認識它的美好,天堂也會轉變成為「地獄」;如果你懂得以佛法來處理困境,轉化厄運,那「地獄」也可以成為「天堂」。佛經裡告訴我們:如果沒有福報,就算在天堂裡也會「五衰相現」;如果有慈悲願力,「地獄」也會成為「天堂」,像地藏王菩薩發出「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弘願,累劫以來在「地獄」裡辛勤度眾,但我們認為地藏王菩薩永遠是在「天堂」裡生活,因為他心中的「地獄」早就已經空了;佛陀雖然降誕在娑婆世界,我們也不認為佛陀生在五濁惡世,因為佛陀是在淨土法性的境界裡生活。還有觀世音菩薩抱持悲心尋聲救苦,所以熾烈的火焰也化為朵朵清涼的蓮華;富樓那尊者抱定堅決的意志到邊地去度化惡民,所以在別人眼裡如「地獄」般的邊地,在他眼裡卻如「天堂」道場般的自在。

此外,歷代以來,多少偉大的仁人志士即使被冤囚囹圄,卻不忘濟世利生的抱負,像司馬遷在監獄中完成不朽的巨作《史記》,甘地在監獄裡能爭取到印度的獨立,反觀有許多人雖住高樓大廈,卻痛苦不堪。所謂「心中有事世間小,心中無事一床寬」,如果你擁有慈心悲願,牢獄也可以當作天堂;如果你整天煩惱愁腸,心中充滿怨恨不平,天堂也是地獄。像一些犯了罪的人,縱使僥倖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每天住在「心裡的牢獄」還是不好過。

我數十年的出家生活,也是經常在「天堂」、「地獄」的門前徘徊,感謝佛法的妙意,讓我在受諸苦難的時候,信仰中的正知正見指引我,讓我能甘之如飴,例如叢林十年的參學期間,在缺衣缺食的生活裡,在無錢無緣的遭遇下,我總能生起善美的「一念」,認為這是難得的磨鍊,所以能夠無怨無尤地接受;不公平的委屈、不應有的難堪紛至沓來時,我也往往浮現光明的「一念」,視之為「當然」的教育,因此也能夠心安理得地度過,就這樣,我經常在「地獄」的門口轉身再回到「天堂」裡。

經典中記載:大迦葉尊者在塚間修行,日中一食,佛陀見他年邁,勸他遷住精舍,但他卻感到自己如居「天堂」。顏回「居陋巷,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而他卻覺得住在「天堂」,所以「不改其樂」。挑水和尚整天和乞丐生活在一起,還不忘讚美生活的灑脫,因為他坦蕩直心,即使身臥臭穢,也如處在「天堂」一般任性逍遙。禪師云:「熱的時候到熱的地方去,冷的時候到冷的地方去。」人皆怪之,禪師卻認為是修行的最好方式,因為他體會到,若在任何處境下都能甘之如飴,當下就是「天堂」了。

回想起來,實在慚愧自己不才。記得在受戒的時候,每天凌晨三點起床,夜間十點睡覺,老師每次講戒,戒子們都得跪著聽講,每逢早晚課誦,往往才拜到地上就睡著了,老師用腳踢我的頭,才知道趕快爬起來;有時候在丹墀裡跪久了,小石子陷在膝蓋裡,當使勁拔出來的時候,往往血流如注。有人說這好像是「地獄」裡的生活,好在我即刻提起「一念」:「我要能經得起『地獄』的磨鍊,才能堪受佛法大任。」如此念念相續,才讓我得以圓滿受戒。在叢林修學期間,每天三餐不飽,經常餓得心中發慌,四肢發抖,每值隆冬深夜,大雪飄飄,唯有將自己縮成一團,才聊以禦寒。有人說,這像「寒冰地獄」、餓鬼畜生的生活,幸虧當時心中生起「一念」:「佛陀在修道時,不也曾以馬麥充飢,我何不能?」就這樣在面臨地獄、餓鬼、畜生等惡道般的境界時,幸賴佛陀的慈光加被,將我一次又一次地引導進入「天堂」的世界。

我對人曾經也起過不少瞋恨的念頭,我在生活裡也曾經不止一次地執著妄想,還好經常在面臨「地獄」的邊緣時,有佛法以為指南,所以能將「一念」迷惑轉為覺悟,「一念」煩惱轉為解脫,「一念」怨恨轉為慈悲,「一念」地獄轉為天堂。感謝自我的「一念」,讓我在面臨挫折時能夠化解,讓我在遇到困境時能夠回轉,所以我一直倡導人生應該要回頭、轉身、改心、換性,為什麼呢?因為心中的煩惱無明是「地獄」,心中的菩提正見是「天堂」;心中的憂悲苦惱是「地獄」,心中的安樂幸福是「天堂」;感受的委屈不平是「地獄」,意會的平等和諧是「天堂」;自私執著是「地獄」,大公正直是「天堂」;貪欲瞋恨是「地獄」,喜捨願力是「天堂」;懶惰懈怠是「地獄」,勤勞精進是「天堂」;愚癡無明是「地獄」,般若智慧是「天堂」……。「天堂地獄在一念之間」,只要我們將心中一念的「地獄」摧毀,用自己的正念在心中建設永恆的「天堂」,就可以使我們遠離顛倒夢想,所謂「地獄除名,天堂有份」,何樂而不為呢?

過去,信徒問一位禪師說:「天堂地獄在那裡?」禪師即刻將他的頭按在水桶裡,經過一段時間,禪師才放開雙手,讓他的頭冒出水面。禪師問他:「水中的滋味如何?」他回答:「像在『地獄』一樣。」禪師又問他:「現在出水之後感覺如何?」他說:「像在『天堂』一樣。」我們一般人不也如同這位信徒一樣,沒有經過水下呼吸困難的感覺,不了解本來的生活就是「天堂」。一位家財萬貫的董事長居住在高樓上面,時常為經濟週轉運用而擔心,為員工要求加薪而煩惱,秘書勸他把煩惱送給住在高樓下面陋屋裡的一對年輕夫妻,富翁問如何送法?秘書說:「給他們一百萬就可以辦到。」富翁起初不甘願,經過解釋之後,親自送上一百萬元。這對年輕的夫妻收到鉅款,起先歡喜不已,後來為了如何將這一百萬收藏妥當而左思右想,一夜無法成眠,才知道上當了。第二天,他們趕緊把一百萬元還給富翁,並且說道:「你的煩惱還是還給你吧!」所以,不懂得金錢,金錢就是「地獄」;不懂得感情,感情就是「地獄」;不懂得人我相處之道,人我相處就是「地獄」;不懂得經營事業之道,事業就是「地獄」。因此,天堂地獄在那裡呢?「天堂地獄在一念之間」,如果不懂得這「一念」之間的奧妙,即使當下的生活就是美好的「天堂」,也會被轉為苦惱的「地獄」。

古人說:「天堂和地獄」只在知足與不知足的分別;知足的人雖臥地上,也如同「天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如同「地獄」。我經常在世界各地雲遊弘法,在不少國家看到不少非法入境的民眾寄人籬下,在辛苦工作之外,還要躲避警察的搜查,但他們依然充滿著求生的鬥志,努力打拼,只為了能在異鄉找到一個落腳的「天堂」;但是也有許多有錢的子弟出國深造定居,甚至於一些青年佛子興緻勃勃地發心到海外弘法,但當他們一接觸到不同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風俗民情時,便覺得身在異域如同在「地獄」一樣無法接受,可見那裡是「天堂」?那裡是「地獄」?很難有一定的標準。

在西太平洋的美加等國,科技發達,物質豐富,真有如置身「東方琉璃淨土」一般,但許多移民居住不久,又再返回家鄉,重起生活的爐灶;在南半球大洋洲的澳紐等國,陽光充足,空氣新鮮,水流潔淨,土地平廣,真有如處在「西方極樂世界」一樣,但很多移民不能安住,卻又回流故里為稻糧謀。由此可見,「天堂」,自有「天堂」的福德因緣。這就好比:牛棚,是牛的「天堂」;豬圈,是豬的「天堂」;山林,是獅虎的「天堂」;海洋,是魚蝦的「天堂」。所謂「金角落,銀角落,不及自己的窮角落」,只要自己能夠安心自在,到處都是「天堂」。

回想一九五二年,我初抵宜蘭雷音寺的時候,寺中沒有廁所設備,如要方便,必須跑二十分鐘的路程,到火車站的公廁;要閱讀寫作的時候,都得等到晚上信徒散去,把佛龕前的燈泡拉到臥房門口借光。今天在中山路邊的雷音寺佔地約三萬呎的十七層大樓聳入雲霄,這證明了當初的簡陋,只要有心,也能莊嚴成為「天堂」。三十多年前,初建佛光山時,滿山遍谷高低不平,麻竹荊棘寸步難行,每次徒眾通報信徒香客來訪,光是從這一個山頭跑到那一個山頭,就足以讓我汗流浹背,但現在佛光山的建設不也被大家公認為佛教聖地,「天堂」淨土嗎?

中日戰爭逃難時,我曾在神廟掛單;兵禍避險時,我也曾和數十人同擠在一個車篷裡;貧窮無立錐之地時,我曾和三位同道合蓋一條棉被;在牢獄裡落難時,我也曾被捆綁在樑柱上,久久不得動彈……,但那些都是我通往「天堂」的路徑。感謝這些因緣,使我時時刻刻都珍視當前所擁有的一切,即使居住在窗戶不全的陋室,或是不蔽風雨的走廊通道,當我想起天地是我的天地,世界是我的世界,一股使命感油然從內心生起,「天堂」彷彿就在眼前。凡此都使我體認到不但知足常樂是「天堂」,慈悲喜捨是「天堂」,服務助人是「天堂」,寬宏大量是「天堂」,彼此體諒是「天堂」,歡喜融和更是最美好的「天堂」境界。

一九九二年成立國際佛光會以來,我在世界各地提倡「歡喜與融和」,當我看到大家實踐時,我覺得那就是「天堂」現前;我在全球各國主張「同體與共生」,當我看到大家體認萬物一如的理念時,我覺得他們擁有了「天堂」;我四處宣揚「圓滿與自在」,當我看到大家都懂得奉行的時候,「天堂」儼然就在人間;今年我在多倫多召開國際佛光會第七次世界大會上,以「自然與生命」為題發表演說,鼓勵佛光會的大眾尊重自然,珍惜生命,當台下聽眾與我生起共鳴時,我感到「天堂」就在我們的四周。因此,「天堂」無須他覓,內心裡的人我和諧是「天堂」,觀念中的眾生平等是「天堂」,彼此間的尊重包容是「天堂」,苦樂處的有無中道是「天堂」……,凡事只要合乎自然的法則都是「天堂」,從而更深深感受到奉行佛法裡的五戒十善、六度萬行、四無量心、四弘誓願、三十七助道品都是「天堂」。「天堂」不但是我們自己的善心美意,也是落實在天地間每一個人生活上的嘉言懿行,更是眾生有情內心的禪悅法喜。

在我半個世紀弘法的生涯中,我自己對修行的體驗,感覺到安守本分是我的「天堂」,隨緣生活是我的「天堂」,利樂有情是我的「天堂」,安僧辦道是我的「天堂」,甚至於對人不忘一個承諾也是我的「天堂」,對人不吝布施一個笑容也是我的「天堂」,對人說一句好話也是我的「天堂」,對人一點幫助也是我的「天堂」。

前不久,我提倡「慈悲愛心人運動」,別人的感受我不知道,不過在我自己而言,我感覺那是我的「天堂」;今年我又再提倡「三好運動──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以身口意來奉行佛法,去除貪瞋癡,我覺得那也是在建設我的「天堂」。

在世界各地弘法之餘,有時候我到海邊餵食海鷗,牠們與我同享麵包、餅干,我覺得那就是一種彼此無間的「天堂」;有時候我到湖邊飼養游魚,牠們迴旋來去,悠遊自得的樣子,也讓我感受到當下就是物我一如的「天堂」。此外如黃金海岸的鸚鵡、加拿大的雁群、威尼斯的鴿子、澳洲的袋鼠等等,當我們互相交會的一刻,我都覺得和牠們建立了同在「天堂」的因緣。

近年來,由於歲月增長,漸感年老力衰,更覺得要把自己身心建設成為「天堂」淨土的重要性,所以,高山原住民送我的一塊石頭,我視之如「天堂」的寶貝;印度拉達克的小女孩送我一朵野花,我也覺得那是來自「天堂」的禮物;甚至早晨的一份報紙是我的「天堂」,晚上的一本好書也是我的「天堂」;朝陽微風下的散步跑香是我的「天堂」,日落餘暉下與徒眾接心也是我的「天堂」;寧靜的自處時刻是我的「天堂」,熱鬧的集會時刻也是我的「天堂」;對諸佛菩薩的信仰恭敬是我的「天堂」,對學生弟子的開示說教也是我的「天堂」;十方法界的自然生命是我的「天堂」,一切眾生的幸福安樂也是我的「天堂」……。我要好好珍惜這「一念之間」建設的「天堂」,讓它擴大昇華,希望心香一瓣,法界蒙薰,能成為世人共有的「天堂」。

在佛教裡有一首偈語說得好:「三十三天天外天,九霄雲外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你想要享有「天堂」的福報嗎?「天堂就在一念之間」,如果你能堅守這「一念」,不隨惡道境界所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把歡喜祝福布滿人間,將清靜正念安住心裡,那麼隨所在處,你都能擁有「天堂」的幸福與安樂。讓我們自己為自己的內心建設一所「天堂」吧!

 

(佛光卅二年-一九九八年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