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宗長>>

星雲大師略傳

大事年表 著作總覽 星雲文集 大師墨寶

圓滿人生

總目錄
 

圓滿人生

幸福的人生 快樂的人生
般若的人生

健全的人生(一)(二)

人生五味 人生之最

怎樣充實人生 如何美化人生

如何圓滿人生 自由自在的人生

我對社會人生的看法 擁有全面的人生

做人的四句偈 做什麼樣的人

做人處事的態度(一)(二)

為學與做人 如何做一個正當的人

如何做一個善人 現代人的新形象

人之本性 識人之道 怎樣待人

如何與人相處(一)(二)

如何解決人我問題 真正的富人

四等人 四種忍

快樂之道 離苦之道

如何進德 如何祈求

如何不後悔 如何不侵犯

緣 如何廣結善緣

如何增加修養 如何增廣福報

如何使自己進步 修身與人際關係

維護正義的勇氣 處理是非的方法

解決你我他的紛爭 怎樣和平處事

如何和諧相處 如何處理情愛

在大眾中相處 如何健康

失敗的原因 勝利的條件

行為的結果 拒絕的藝術

十不要求 做個大丈夫

交友七法 不當之友

如何認識益友和損友 我能為世間留下什麼

如何健全自己(一)(二)

如何健全自己(三)(四)

如何自我進步 如何發揮自我的潛能

自我充實自我的健全 樹立自我的形象

增強自我的力量 如何啟發聰明智慧

如何靠自己 如何有道德

不可邪 力量用在何處

究竟的財富 我們的利益和快樂

命運靠自己 如何改變自己的命運

發心(一)(二)

心理的病態 接心

養心 治心

看心 不動心

美化人心 去除心病

淨化心靈 放大心胸

如何正心誠意 如何安心立命

有道者的心態 點亮心靈的燈光

星雲大師著

上一頁下一頁

序 弘法利生

我童年是在一個偶然的因緣下出家,當時是棲霞律學院裡年齡最小的一位。有一天我讀到這麼一句話:「僧伽應以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少不更事的我,這時才知道出家人原來背負著如此神聖的使命,一時之間恍然大悟:我學佛修道還是嫌太遲了!如果我早一點來此,就可以養深積厚,早一點荷擔如來家業。此後,每當早課諷誦〈楞嚴咒〉,唱到「願將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時,我都在心中發願:「我將來一定要將全部的身心奉獻在弘法利生上。」

時至今日,我樂說不怠,也建立了各種佛教事業。在佛陀的加被下,我一生所作所為無一不是為了達到「弘法利生」這個願心,而力行實踐。雖說是「願不虛發」,但是早期弘法時所經歷的艱辛困苦,卻也鮮為人知!

五○年代的台灣不但物質生活不豐,更是一塊缺乏正信佛法的沙漠,我立志要遍灑甘露法水,於台灣各地潤澤群生。於是,我帶著一批有志青年,以拓荒者的精神,四處弘法佈教。舉凡鄰里、鄉鎮、街市、陋巷、廟口、戲院、海邊、山地……,皆有我們行腳的足跡。每到一處,我們親自動手拉電線、裝燈泡、安麥克風、排椅凳、張貼海報、招呼聽眾……,然後才登台講演。剛開始時,聞法者很少,我卻從不氣餒,因為只要有人願意來聽講,就有人能受到法益。只是往往時間到了,台下一個人也沒有,我照常開講,過了很久,聽眾們才姍姍來遲。後來,大家養成了守時的習慣,聽眾也越來越多,這時又出現了走動移位的現象,我總是以緘默來教育信眾,這種對治方法不久便產生成效。

為了購置佈教設備,我往往將平日微薄的紅包供養花用殆盡,日中僅以一塊麵包裹腹是常有的事。凡是不遠的地方,我們便以單車代步,在風和日麗的時候,迎著夕陽,沐著晚風,倒也別有一番樂趣。不過有時碰上梅雨季節,或是寒流來襲,尤其是大颱風天,在淒風苦雨的肆虐下跋山涉水,實在是備嘗辛苦。然而,看到聽眾們逐漸由少而多,冒著風雨,聞法虔誠的態度,在感動之餘,也忘了飢寒凍餒的難受。路程遙遠的地方,則搭乘火車,沿途田園風光旖旎,令人陶醉其中,只是那時火車班次不多,我們常常為了趕火車而行色匆匆。後來,宜蘭線火車各站站長被我們的弘法熱誠所感動,經常等我們全都到齊了,才下令開車。

最令我難忘的是,每當佈教圓滿結束時,在信徒的歡送下,踏上歸程,我們盛載了滿懷的溫馨,走過阡陌田野,穿越樹林山洞,以充滿法喜的歌聲,劃破萬籟俱寂的夜空,我們的心就像當頭的皓月一般明淨,我們的身有如掠過的微風一般輕盈。我們間或交換弘法心得,談起化導頑民的富樓那,一股聖潔的使命感冉冉昇起;說到為法喪身的目犍連時,又燃起了悲壯的情懷……,我們誓言以高僧大德為榜樣,以續佛慧命為己志。一天,我福至心靈,將這種景象與心情描繪在詩篇上,請人譜曲,這就是後來我們在弘法歸途中常常高吟的「弘法者之歌」。

最令我安慰的是,當年跟隨我忍餓忍凍的年輕人在參與活動中茁莊成長,如今都有了美好的前途。而當時的辛苦播種,如今在各地都已綻開菩提花果,則是我一生中最豐碩的收穫!

多年來,只要有地方需要佛法,有人邀請我去,再遠再忙,即使犧牲吃飯、睡覺的時間,我都欣然答應。記得有一次,到南投魚池鄉佈教,夜宿農舍,因為臥處與尿桶為伍,臭氣難聞,無法入眠,只得央求同行的煮雲法師為我說故事。後來,為了不負他的辛勞,我將這則故事寫成了《玉琳國師》,風行一時,也算是弘法外的一樁趣談美事。那時,我雖然住在宜蘭,卻經常要到高雄講經,每次坐火車,轉公車,就要周折上一整天的時間,平日還得節衣縮食,湊足車資。有一回,查票員來驗票,火車票卻遍尋不著,身上又沒有半毛錢,只得掏出一支新買還沒有用過的鋼筆充當補票之款。我這樣南北奔波達十餘年之久,心中樂此不疲,我不畏舟車之苦,只怕沒有人知道佛法的好處。直至今日,我已走遍了整個台灣,行跡還遠及離島,並且直邁世界各國。曾聽到有人調侃我,說我已經退位了,仍然四處雲遊弘法,野心實在太大!其實,此言差矣!我雖然卸任住持,但是並沒有不做「和尚」,出家人本來就應該有著「因弘佛法遍天下,為度眾生滿人間」的慈悲心懷,這不是「野心」,而是一種難行能行的「願心」呀!

如今,我到各地說法,不必刻意宣傳,聽眾自然蜂擁而至。過去,我唯恐人不來,現在卻以人多為苦,因為我不忍心看到人們因為一票難求,而甘冒風吹日曬,早早佇立在門外,苦苦守候進場;我也不忍心目睹觀眾們在場內擠得連站的位子都沒有;我更不忍心看到那些有心聞法的善男信女們因為會場容納不下,或因稍微地遲到而被阻擋於門外。我曾一再請求有關主管通融,無奈礙於規定,而無法如願。去年,我到馬來西亞東姑講堂開示,場內爆滿,有一千多名聽眾沒有位子可坐,場外還有兩千多人不得其門而入,有的拍門叫嚷:「讓我們進去!難道我們的師父來此,都不讓我們見一眼嗎?」有的甚至走太平梯,走邊門繞小道,出奇致勝地進入會場。那種聞法的熱誠直叫人又感動又難忘!

出家人憂道不憂貧,佛法上的安樂足以彌補生活上的困乏,人為上的阻撓才是弘法上最大的考驗。回憶我在宜蘭初次講經時,警察不准我公開說法,禁止我播放佛教幻燈片,他們所持的埋由是:「你沒有向有關單位呈報申請!」在雷音寺弘法時,也有一些外道居民在殿外喧囂干擾;廣播電台的佛學講座錄製好了,電視台的佛教節目製作完成了,卻因為「限於目前當局政策,不希望富有宗教色彩的節目播出」,而臨時遭到封殺的厄運;懷著滿腔熱情,想要到軍中、監獄,為三軍將士及受刑男女作得度因緣,卻被冷冷地拒絕,問他們說:「為什麼天主教的神父、修女,以及基督教的牧師可以到這裡傳教,而佛教僧尼卻被摒於門外?」他們答道:「因為法師不宜進入說法!」再加追問:「同是佈道師,為何有如此差別待遇?」時,得到的只是更加冷漠的表情;台北師範學院(即今師大)請我講演,海報都已經張貼出去,也無緣無故地被取消作罷;到公家機關禮堂說法,供奉佛像受到排斥……。我並不因此而自憐自哀,相反地,我越挫越勇,我據理力爭,所謂:「為大事也,何惜生命!」佛陀在因地修行時,曾被歌利王割截身體而毫無怨尤;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我要效法諸佛菩薩為法忘軀的精神!」我在心中不斷自勉。心中的悲憤尚未平撫,治安單位又前來調查,因為中央情報局接到黑函密告,說我「言論可疑,恐有通敵之嫌」,我並不為此而憤世嫉俗,相反地,我學會了以平常心來應付這些紛至沓來的障礙與誹謗,「我要為佛教的千秋大業而奮鬥不息,我要為萬億生靈的慧命而努力不懈!」我如是自許。

果然,打擊非難成了我的逆增上緣,我的堅持理想有了代價。如今各地警政首長親自邀我至各個警察單位演說佛法;警官學校、警專學校、三軍官校、憲兵學校等,我都曾作過佛學講座;有一次,宜蘭縣議員們在議會上討論到當地寺廟殿宇修建得金碧輝煌時,都一致歸功於我在當地二十年的弘法貢獻;甚至我現在要著手創設大學,宜蘭縣當地政府也主動爭取;廣播電台、電視台爭相請我錄製節目,並且給與酬謝;軍中、監獄不斷寄發公文,向我請法;大專院校的講演多得不計其數;情報治安單位也一再要求我能廣開法筵,以端正社會風氣;各縣市長、各級首長,甚至參謀總長還頒發獎牌、獎狀,以資鼓勵;在國父紀念館、中正文化中心的國家殿堂開大座,也極受禮遇配合……。

我一生弘法無數,感到最難的是如何契理契機。最初,往往為了一篇講稿,而日夜揣摩聽眾心理;常常為了一句名相,而反覆思惟其中深意,為的是希望大家都能聽懂受用,並且能將佛法妙諦運用在生活上,以作為現實人生的指南。我從不賣弄玄虛,只是一心一意在宣揚佛法的真理,使佛法與世間的生活能夠相印證。我經常思慮如何發揮佛教的時代性與前瞻性的功能,期能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為了契合信眾的需求,使佛法能普及於社會各個階層,我不但組織念佛會,還設立青年歌詠隊、兒童星期學校、婦女法座會、金剛禪座會。為了助長說法效果,我利用板書、投影機、各種視聽設備,乃至在大座講經時,精心設計獻供儀式,穿插各種佛教藝術節目。為了讓社會人士重視佛教,我率先舉辦佛誕花車遊行,並且多次舉行環島佈教活動……。凡此種種創舉都在當時引起不少保守人士的非議責難,我並不因此而裹足不前,相反地,我大力推動,我以為,只要佛法興隆,何計個人榮辱得失?

我的擇善固執終於有了明證。環顧今日的佛教界,當年反對我的同道都不約而同地接受了人間佛教、生活佛教的理念;各地的道場寺院也都不斷地以各種活動來凝聚信眾的力量;更有不少青年在這種因緣下隨我學佛,現在都成了佛光山重要的職事幹部。

我當初的良苦用心,斟酌思慮,促成了我對於佛法的融會貫通,更是我始料未及的收穫。我走入群眾,學會了觀機逗教;士農工商,老弱婦孺,矜寡孤獨,都是我說法的對象。我也曾遠赴中國內地,深入泰北邊區,抵達香港難民營,為苦難同胞做得度因緣。現在,我每天的行程被弘法的邀約排得滿滿的,我日日奔波忙碌,以車廂、飛機作為我的臥室和書房,我趕場弘法,由此地到彼地,由此國到彼國,甚至由此洲到彼洲,席不暇暖。我經常和衣而臥,一覺醒來,矇矓之中,往往一時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我不以此為苦為累,比起佛陀年高八十,猶不辭辛苦,在印度各地行腳弘化,我這一點實在不算什麼。尤其,當我看到多少人在台下會意點頭,甚至鼓掌大笑,一切的勞頓全部化為無比的願力;當我看見多少人因為聽了我的講演而皈依三寶時,心中更是為他們的新生而感到慶喜!

我曾經在火車上,遇見一位不認識的青年讓位與我,他悄悄地對我說:「師父!我是您在某監獄弘法時的皈依弟子!」我蒙受過不少禮遇招待,上自政府首長,下至社會大眾,但這一次令我最為終生難忘!我也曾收到一份二百元的紅包,上面寫著:「供養師父:因聽您講演而改邪歸正的弟子某某頂禮。」數目雖然微薄,意義卻是深遠重大!每每一場大型講座後,感謝的信函即如雪片般飛來。其中,有失和的夫妻因此而破鏡重圓者,有吵架的朋友因此而握手言歡者,有落第的考生因此而萌生希望者,有失業的青年因此而力圖上進者,更有人因此而斷除自殺念頭……。來鴻中,讚美的詩詞也不少,雖不盡然詞暢意順,然而誠意卻是十分感人!在海內外收到的紀念品,更是多得無法整理,還好我有隨喜結緣的性格,否則就是建一個大倉庫,也無法全部容納。

為了度眾之需,三輪車、腳踏車、摩托車、木筏、竹排、輪船、汽艇、軍艦、戰車,乃至潛水艇、直昇機,也都成了我的交通工具,雖是海陸空航道各異,然而承蒙三寶加被,法界任我遨遊,豈不妙哉!

我不但自己樂於說法,也極力興學,培養弘法人才。四十年來的度眾生涯中,每得到一份供養,總是先用來建講堂、蓋教室;每領到一筆稿費,也都悉數購買佛書典籍給青年學子們閱讀參考。我涓滴歸公,從未想到絲毫用在自己身上。剛興建佛光山時,徒眾們建議我買轎車代步,以便至各處講說,我卻買了一部巴士普利大眾;目前我在世界各地演講皈依所收到的紅包,也都捐獻給當地的佛寺,作為發展道場之用。直到最近,念及佛光山建設佛教事業,所費不貲,我才將外界出版廠商給我的版權收入,挪為自己平日的生活開銷及車馬費用,以減少常住的負擔。

佛教之所以能流傳千古,廣被四海,文字般若的傳遞,功不可沒!有識於此,我於來台之初,即致力於編輯雜誌、撰文出書的文化事業。一九五九年,在台北三重埔設立佛教文化服務處,印行佛經。當時的經濟十分拮据,編印人才也寥寥無幾,但憑一顆度眾的熱誠,我度過了捉襟見肘的窘困日子。記得有一次,我將編好的《人生雜誌》連夜送到印刷廠,半夜醒來,飢腸轆轆,才想起自己一整天還沒吃飯呢!又因為沒有錢買稿紙,我常常拿別人丟棄旳紙張背面做為塗鴉之用;直到現在,我依然是在年年虧損的情況下,興辦雜誌、圖書等文化事業,但我從無怨言,因為我深知,佛教的文化度眾功能無遠弗屆,非金錢財富所能比擬。

此外,我還創設雲水醫院、老人精舍、育幼院、冬令救濟等等慈善事業,將佛教的愛心廣澤於貧苦無依的老弱殘疾。我更多次發起中國大陸以及世界各地的救災運動。而佛光山的創建,更帶動了當地經濟建設的繁榮,其本身就是一項利濟眾生的龐大事業,只是在這些方面,我甚少著意宣傳。千百年來,佛寺道場在福國利民的工作上,何嘗不是有多方面的貢獻呢?

及至今日,我每至一處,只要見到一塊空地,亟思如何用來興建寺院講堂;只要認識一個人,總是盡力將他吸收作為佛教的一份子;只要看到一件好事,就迫不及待廣為宣傳。這一切,只是希望能將佛教的歡喜散播給一切眾生。

過去,常聽到一些人說我:「好可惜喲!這麼年輕就出家了!」對於這些言論,我深深不以為然。棄俗出家,弘法利生,是在做經世濟民的偉大事業,怎麼說可惜呢?我不但此生此世以出家為榮,我更發願:生生世世都要學習佛陀示教利喜的精神,來此娑婆,做一名以「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的和尚。

茲因《星雲法語》付梓在即,謹以此篇弘法利生感言代之為序,盼望個人的一點體驗與看法,能充實各位讀者生活的內涵。

        一九九三年一月於佛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