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宗長>>

星雲大師略傳

大事年表 著作總覽 星雲文集 大師墨寶

大乘菩薩發心分第三 講話

總目錄
 

勸轉般若法輪分第二

大乘菩薩發心分第三

布施心應無所住分第四

諸相非如來實相分第五

真實信心解脫之道分第六

無得無說破事理障分第七

般若為三世諸佛母分第八

實相無相四果性空分第九

莊嚴佛土無有住相分第十

恆河七寶不如無為分第十一

尊重正法平等流佈分第十二

如法受持第一義諦分第十三

四相寂滅起大乘行分第十四

信受奉行荷擔家業分第十五

金剛功德業障冰消分第十六

直下究竟本無我體分第十七

如來遍觀眾生心性分第十八

不住三心實相布施分第十九

見身無住離相見性分第二十

解脫真性無法可說分第二十一

菩提性空得果無住分第二十二

淨心行善法無高下分第二十三

寶山有限般若無價分第二十四

生佛平等無我度生分第二十五

法身遍滿觀想不得分第二十六

斷滅知見造生死業分第二十七

不受不貪無住福勝分第二十八

正報無住如如不動分第二十九

依報無住世界假相分第三十

總除諸執法相不生分第三十一

受持演說勝無住行施分第三十二

 
第三分進入到探討大乘菩薩發心的問題。要發什麼樣的心?度化的對象是什麼?度化眾生的目的為何?菩薩行者如何檢驗自己的發心是合乎正知正見?這幾項疑問,在第三分佛陀有周詳的解答,並且提出四點觀念,令發心菩薩者有修學的次第。

一、廣大心平等觀
二、滅度無住涅槃
三、眾生本性寂滅
四、菩薩心無四相

這四點全面地指出,菩薩發心必須具備四種正觀、四種次第、四種正見,以及四種成就。

一、廣大心平等觀

經文中的「諸菩薩摩訶薩」的「諸」有廣義和狹義之別。廣義,泛指一切初發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等,狹義,專指已登地的五十二位階次的菩薩。前者是凡夫菩薩,後者是聖賢菩薩。不論是廣義或狹義,佛陀教導付囑本無聖凡的差別。

摩訶薩,是具有大心的菩薩。摩訶曰大,其義有七:

第一、具有大根機。
第二、具有大智慧。
第三、信仰大乘法。
第四、悟解大乘理。
第五、修持大乘行。
第六、生逢大乘時。
第七、證得大乘果。

欲成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必須是具有大心的摩訶薩,這大心即菩提心。如《華嚴經》云:「菩提心出生一切諸菩薩行,十方三世諸佛如來,皆從菩提心而出生故。」《佛藏經》亦云:「菩薩為因,佛為果。」從經典中可以印證,發菩提心是三世諸佛成就的根本。發菩提心者慈愛護念的對象是什麼?《金剛經》的經文:「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所有一切眾生之類,都是我們拔苦予樂的對象,這就是菩薩發心要具備廣大心平等觀。這一切眾生之類,橫為三界,豎為九地,是一切眾生依存的所在。此三界之果報,雖有優劣苦樂等差別,但仍屬「迷界」,係難免生生死死輪迴之苦,為聖者所厭棄的。因《法華經•化城喻品》云:「能於三界獄,勉出諸眾生。」亦即令三界眾生勿以三界為安樂,當勤求真正的解脫。



對於發廣大心平等觀,慈愛一切眾生之類,我們在佛陀本生故事中,看到佛陀因地修行時,不論身為人有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悲懷,縱使為鹿王、魚王身,遇眾生有難或有所求,都能廣大平等的布施。欲發起「廣大心」,必須具有平等的正觀,才能不分怨親、人我一切喜捨。

祇劫園有座大樹林,樹林埵穔蛦\多的鳥獸。有一天樹林三面都著火,只剩下一面還沒燃起火苗,卻又偏偏給一條河截斷了出路。林中的野獸恐慌的逃生到此,望著河,束手無策。眼看著火舌不斷的蔓延過來,正當千鈞一髮之時,一隻身強力壯的大鹿,用牠的前腳和後腳跨踞河的兩岸,野獸們踏著大鹿用身體架成的「橋樑」,紛紛逃過河去,到達平安的彼岸。大鹿的背脊都被踩得血肉稀爛,眼看著群獸都過河了,突然又跑來一雙兔子。這時鹿的氣力微弱,但仍拼命忍耐著,讓兔子度河到彼岸。所有的野獸都渡到彼岸,鹿的背脊也應聲而斷,最後落入水中身亡。

鹿王救渡群獸到達彼岸,沒有大小、親疏的差別,不就是菩薩的廣大心平等觀的示現嗎?

二、滅度無住涅槃

經文中云:「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依傅畹大師之注解,涅槃之義有四:

凡夫性淨涅槃--謂一切事物之本來相即是真如寂滅之理。

聲聞有餘涅槃--煩惱雖斷,但業報之身尚存,仍未解脫飢寒老病之苦。

緣覺無餘涅槃--謂無學羅漢捨身悟入法性,不再有自他、物我、身心等質礙。

佛菩薩無住涅槃--了知生死涅槃,體本如一,沒有煩惱的生死相可斷除,也沒有菩提涅槃處可證入。因此不住生死涅槃二邊。

經文云:「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這無餘涅槃實乃佛菩薩方便之用,先設有無餘涅槃之樂,令眾生生起欣羨慕求之心,再攝化眾生入大般無住涅槃。據《方等般泥洹經》卷二載,涅槃是大滅度之義。大即法身,滅即解脫,度即般若。涅槃之性,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縱令驢腹馬胎,涂炭吞火亦不減損半分。涅槃在經典上具有八種法味:

一、常住:通徹三世而常存,圓遍十方而常在。
二、寂滅:生死永滅。
三、不老:不遷不變,無增無滅。
四、不死:原本不生,然亦不滅。
五、清淨:諸障永除。
六、虛通:虛徹靈通,圓融無礙。
七、不動:寂然無為。
八、快樂:無生死逼迫之苦,而有真常寂滅之樂。

經典塈滽I槃喻有八種法味,然而涅槃的真貌到底是什麼?這則「不在別處」的禪門公案,或許能給我們一些意會。

洞山良价禪師有一次問雪巖禪師道:「老師,如果您百年後,有人問起您的道貌風姿,我要怎麼回答?」
雪巖禪師答道:「我不在別處!」
洞山禪師聞言,沈吟許久。
雪巖禪師喝道:「你以此恩量心忖度,可要慎重小心!」
洞山不解老師的真意,難道慎思明辨也錯嗎?
直到有一天,洞山禪師在渡河時,看見自己映在水中的影子,才廓然省悟,作了首偈:
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
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應須恁麼會,方得契如如。
涅槃如影相隨,不在別處,更無須他覓。

三、眾生本性寂滅

從發廣大心平等觀,滅度十類眾生入於無住涅槃後,菩薩繼而要有最勝心「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大乘起信論》云:「如實知一切眾生,及與己身真如平等無別異故。」又《大般若經》云:「以一切眾生本性寂滅,無滅可滅,本來是佛,無佛新成。」

由此知菩薩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也不執著有一切眾生為我所度,自己是能度之人。菩薩應發最勝心,泯除妄想的對待,沒有所度的眾生,更沒有能度的菩薩之名。菩薩修行的事業,有事理的分別:

一、事相:覺悟發心,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
二、理體:生佛平等,實無有眾生得滅度者。

菩薩欲圓滿菩提,著重發心要廣大,要具備生佛平等觀,更須別具慧眼,了透勝劣假名,能度所度隨順世諦的真相。

南陽慧忠國師,感念服務他三十年的侍者,想幫助他開悟。有一天吃飯的時候,國師喚道:「侍者!」
侍者立刻回答:「國師,做什麼?」
國師莫可奈何的道:「不做什麼?」
過了一會,國師又叫:「侍者!」
侍者又回答:「國師,做什麼?」
國師又無可奈何的道:「不做什麼!」
過了一會,國師對侍者改口道:「佛祖!佛祖!」
侍者更茫然不解的反問:「國師,您叫誰呀!」
國師不得已,就明白開示:「我在叫你!」
侍者不明所以:「國師,我是侍者,不叫佛祖呀!」
國師此時慨嘆道:「你將來不要怪我辜負你,其實是你辜負了我!」
「國師三喚」的公案,無非要吾人直下承擔「我就是佛!」而眾生不知自己和三世諸佛寂滅本性是一如的,只癡心認可自己只是個侍者,辜負了諸佛的一片真心。

四、菩薩心無四相

經文中:「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四相即:

一、我相:執著有個我,能度眾生。
二、人相:執有彼為我所度。
三、眾生相:執有能度所度,歷然相對。
四、壽者相:執有法授受,戀著不捨,猶如命根。

菩薩如果有此四相的執取,於此就會生起顛倒之心。要怎樣遠離四相的顛倒夢想呢?先以「我相」的我來說,我的身體是五蘊和合,沒有主宰性;是緣生幻有,沒有常住性;是業報所感,沒有自在性;是處處有障礙,沒有普遍性。所以五蘊假聚法的我,實在是緣生緣滅的,如此,我相即除,也就沒有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的結縛。

掃蕩四相,要有般若的大雄大力,就如同《般若心經》所言:「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因此,菩薩行者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必先借助般若力,空去五蘊相,才能降伏執取「四相」的妄心。「我相」不除,嗅不到般若花開的幽香,自然也聽聞不到諸佛潺潺的八萬四千偈,不捨晝夜的吟唱。

有一個人請教一位禪師,問道:「禪師,經典上說,無情說法,我要怎麼能聽到呢?」
禪師回答道:「有個我,當然聽不到。」
那個人反問道:「那麼請問禪師,你聽得到?」
禪師哈哈大笑:「有一個我,再加上有一個你,當然更聽不到了!」
有你有我的相對,怎麼徹聽三千法界的隻手之聲?怎能識見青竹黃花的般若法身?在菩薩耕耘的田地堙A要廣大遍佈菩提種,平等護念一切眾生的慧苗,以無有四相的真心為枝幹,獲證空花佛果。

此分以菩薩發廣大心平等觀,真心供養一切眾生,大菩薩的心量,令我們心生嚮往,凡夫雖不易做到,但可以在生活中,從少分的發心累積成菩薩滿分的成績。比如,一瓣心香,給人信心的祝福;一臉微笑,給人溫暖、歡喜;一句好話,給人親切、讚歎。用善心、微笑、好話等來供養身邊有緣無緣、有情無情的一切眾生,把佛法的真善美實踐於人間的生活。萬德莊嚴的菩薩,是不會輕視這隨手、隨口、隨喜、隨心的點滴功德。

[習題:]

1.行菩薩道要發什麼心?
2.菩薩為什麼要滅度一切眾生到涅槃的地方?
3.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為什麼是沒有一個眾生得滅度者?
4.如何降伏我們執著四相的妄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