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宗長>>

星雲大師略傳

大事年表 著作總覽 星雲文集 大師墨寶

第二般若品 .經文.註釋  

總目錄
 

第二般若品

第三決疑品

第四定慧品

第五坐禪品

第六懺悔品

第七機緣品

第八頓漸品

第九護法品

第十付囑品

附錄一禪堂的生活與清規

附錄二從教學守道談禪宗的特色

.經文

次日,韋使君請益*,師陞座*,告大眾曰:「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復云:「善知識!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緣心迷,不能自悟,須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當知愚人智人,佛性本無差別,只緣迷悟不同,所以有愚有智。吾今為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使汝等各得智慧。志心諦聽!吾為汝說:

善知識!世人終日口念般若,不識自性般若,猶如說食不飽。口但說空,萬劫不得見性,終無有益。

善知識!摩訶般若波羅蜜是梵語,此言大智慧到彼岸。此須心行,不在口念。口念心不行,如幻如化,如露如電;口念心行,則心口相應。本性是佛,離性無別佛。何名摩訶?摩訶是大。心量廣大,猶如虛空,無有邊畔,亦無方圓大小,亦非青黃赤白,亦無上下長短,亦無瞋無喜,無是無非,無善無惡,無有頭尾。諸佛剎土*,盡同虛空。世人妙性本空,無有一法可得,自性真空亦復如是。

善知識!莫聞吾說空,便即著空!第一莫著空!若空心靜坐,即著無記空。

善知識!世界虛空,能含萬物色像:日月星宿,山河大地,泉源谿澗,草木叢林,惡人善人,惡法善法,天堂*地獄*,一切大海,須彌諸山*,總在空中。世人性空亦復如是。

善知識!自性能含萬法是大,萬法在諸人性中。若見一切人『惡之與善』,盡皆不取不捨,亦不染著,心如虛空,名之為大,故曰摩訶。
善知識!迷人口說,智者心行。又有迷人,空心靜坐,百無所思,自稱為大;此一輩人,不可與語,為邪見*故。

善知識!心量廣大,遍周法界*,用即了了分明,應用便知一切。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去來自由,心體無滯,即是般若。

善知識!一切般若智,皆從自性而生,不從外入,莫錯用意!名為真性自用。一真一切真。心量大事*,不行小道*。口莫終日說空,心中不修此行,恰似凡人自稱國王,終不可得,非吾弟子!

善知識!何名般若?般若者,唐言智慧也。一切處所,一切時中,念念不愚,常行智慧,即是般若行。一念愚即般若絕,一念智即般若生。世人愚迷,不見般若;口說般若,心中常愚。常自言我修般若,念念說空,不識真空。般若無形相,智慧心即是。若作如是解,即名般若智。

何名波羅蜜?此是西國語,唐言*到彼岸,解義離生滅。著境生滅起,如水有波浪,即名為此岸;離境無生滅,如水常通流,即名為彼岸;故號波羅蜜。

善知識!迷人口念,當念之時,有妄有非。念念若行,是名真性。悟此法者,是般若法;修此行者,是般若行。不修,即凡;一念修行,自身等佛。

善知識!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

善知識!摩訶般若波羅蜜,最尊最上最第一,無住無往亦無來,三世諸佛從中出。當用大智慧,打破五蘊*煩惱塵勞*。如此修行,定成佛道,變三毒*為戒定慧。

善知識!我此法門*,從一般若生八萬四千智慧。何以故?為世人有八萬四千塵勞,若無塵勞,智慧常現,不離自性。悟此法者,即是無念、無憶、無著,不起誑妄,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觀照,於一切法不取不捨,即是見性成佛道。

善知識!若欲入甚深法界及般若三昧*者,須修般若行,持誦《金剛般若經》,即得見性。當知此經功德,無量無邊,經中分明讚歎,莫能具說。此法門是最上乘,為大智人說,為上根人說。小根小智人聞,心生不信。何以故?譬如天龍下雨於閻浮提*,城邑聚落,悉皆漂流,如漂棗葉。若雨大海,不增不減。若大乘人、若最上乘人,聞說《金剛經》,心開悟解,故知本性自有般若之智;自用智慧常觀照故,不假文字。譬如雨水,不從天有,元是龍能興致,令一切眾生、一切草木、有情無情*,悉皆蒙潤。百川眾流卻入大海,合為一體。眾生本性般若之智亦復如是。

善知識!小根之人聞此頓教,猶如草木,根性小者,若被大雨,悉皆自倒,不能增長,小根之人亦復如是,元有般若之智,與大智人更無差別,因何聞法不自開悟?緣邪見障重,煩惱根深,猶如大雲覆蓋於日,不得風吹,日光不現。般若之智亦無大小,為一切眾生自心迷悟不同。迷心外見,修行覓佛,未悟自性,即是小根。若開悟頓教,不執外修,但於自心常起正見,煩惱塵勞常不能染,即是見性*。

善知識!內外不住,去來自由,能除執心,通達無礙。能修此行,與般若經本無差別。

善知識!一切修多羅*及諸文字,大小二乘,十二部經*,皆因人置,因智慧性,方能建立。若無世人,一切萬法本自不有。故知萬法本自人興,一切經書因人說有。緣其人中有愚有智,愚為小人,智為大人。愚者問於智人,智者與愚人說法。愚人忽然悟解心開,即與智人無別。

善知識!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故知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若識自心見性,皆成佛道。』《淨名經》云:『即時豁然,還得本心。』

善知識!我於忍和尚處一聞,言下便悟,頓見真如本性。是以將此教法流行,令學道者頓悟菩提,各自觀心,自見本性。若自不悟,須覓大善知識,解最上乘法者,直示正路。是善知識有大因緣,所謂化導令得見性,一切善法因善知識能發起故。三世諸佛,十二部經,在人性中本自具有,不能自悟,須求善知識指示方見。若自悟者,不假外求;若一向執,謂須他善知識方得解脫者,無有是處。何以故?自心內有知識自悟。若起邪迷,妄念顛倒,外善知識雖有教授,救不可得。若起正真般若觀照,一剎那間,妄念俱滅;若識自性,一悟即至佛地。

善知識!智慧觀照,內外明徹,識自本心。若識本心,即本解脫。若得解脫,即是般若三昧,即是無念。何名無念?若見一切法,心不染著,是為無念。用即遍一切處,亦不著一切處;但淨本心,使六識*出六門*,於六塵*中無染無雜,來去自由,通用無滯,即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脫,名無念行。若百物不思,當令念絕,即是法縛,即名邊見*。

善知識!悟無念法者,萬法盡通;悟無念法者,見諸佛境界;悟無念法者,至佛地位。

善知識!後代得吾法者,將此頓教法門,於同見同行,發願受持,如事佛故,終身而不退,定入聖位。然須傳授從上來默傳分付,不得匿其正法。若不同見同行,在別法中,不得傳付,損彼前人,究竟無益。恐愚人不解,謗此法門,百劫千生,斷佛種性。

善知識!吾有一無相頌,各須誦取,在家出家,但依此修。若不自修,惟記吾言,亦無有益。聽吾頌曰:

 『說通*及心通*,如日處虛空。唯傳見性法。出世破邪宗。
  法即無頓漸,迷悟有遲疾。只此見性門,愚人不可悉。
  說即雖萬般,合理還歸一。煩惱暗宅中,常須生慧日*。
  邪來煩惱至,正來煩惱除。邪正俱不用,清淨至無餘。
  菩提本自性,起心即是妄。淨心在妄中,但正無三障*。
  世人若修道,一切盡不妨。常自見己過,與道即相當。
  色類自有道,各不相妨惱。離道別覓道,終身不見道。
  波波度一生,到頭還自懊。欲得見真道,行正即是道。
  自若無道心,闇行不見道。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
  若見他人非,自非卻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過。
  但自卻非心,打除煩惱破。憎愛不關心,長伸兩腳臥。
  欲擬化他人,自須有方便。勿令彼有疑,即是自性現。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
  正見名出世,邪見是世間;邪正盡打卻,菩提性宛然。
  此頌是頓教,亦名大法船。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

師復曰:「今於大梵寺說此頓教,普願法界眾生言下見性成佛。」

 時韋使君與官僚道俗聞師所說,無不省悟。一時作禮,皆歎:「善哉!何期嶺南有佛出世!」


.註釋

 請益:
學人請師訓誨的意思。在禪林中,多指學人受教後,就尚未透徹明白的地方,再進一步請教的意思。

陞座:
登法座說法。

波羅密多:
譯作到彼岸。即自生死迷界的此岸到涅槃解脫的彼岸。

剎土:
略作剎,梵語音譯。譯作土田,華梵並舉,故稱為剎土,即國土的意思。

天堂:
指天眾所住的宮殿。行善的人死後,依其善業所至受福享樂的地方。

地獄:
十法界中屬於五趣六道之一。一般有十八種之分,也就是一般俗稱的十八地獄,即八熱地獄、八寒地獄、孤獨地獄、近邊地獄等十八個極苦的地方。

須彌諸山:
佛教的宇宙觀主張,宇宙是由無數個世界所構成,一千個一世界稱為一小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稱為一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為一大千世界,合小千、中千、大千總稱為三千大千世界,這就是一佛的化境。每一世界最下層是一層氣,稱為風輪;風輪之上為一層水,稱為水輪;水輪之上為一層金,或謂硬石,稱為金輪;金輪之上即為山、海洋、大洲等所成的大地;須彌山就是位於這個世界的中央。據《立世阿毗曇論.數量品》記載,以須彌山為中心,外圍有八大山、八大海順次環繞,整個世界的形相團圓,有如銅燭盤。

邪見:
不正的見解。主是指撥無因果的見解。即否定因果的道理,而認為惡不足畏,善亦不足喜等,這就是邪見。

法界:
廣義泛指有為、無為的一切諸法。就字義而言,界有「種族生本」之義,例如山中藏有金銀等種種礦脈,一身之中具足眼、耳、鼻、舌等諸法,各各自類相續而生。又界或為「種類各別」之義,即諸法自性各異的意思。

大事:
指轉迷為悟的事。

小道:
指空心靜坐等。

唐言:
即中國話。六祖是唐朝人,唐時人所譯語,故稱唐言。
 

煩惱:
使有情身心發生惱、亂、煩、惑、污等精神作用的總稱。又稱隨眠、纏、蓋、結、縛、漏、取、繫、使、垢、暴流、軛、塵垢、客塵等。一般以貪、瞋、癡三惑為一切煩惱的根源。

菩提:
意譯覺、智、知、道。廣義而言,是斷絕世間煩惱而成就涅槃的智慧。即佛、緣覺、聲聞各於其果所得的覺智。這三種菩提中,以佛的菩提為無上究竟,故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譯作無上正等正覺、無上正遍智、無上正真道、無上菩提。

五蘊:
蘊,是積聚、類別的意思。即類聚一切有為法的五種類別。分別為:色蘊,一切色法的類聚;受蘊,苦、樂、捨、眼觸等所生的諸受;想蘊,眼觸等所生的諸想;行蘊,除色、受、想、識外的一切有為法,也就是意志與心的作用;識蘊,眼識等諸識的各類聚。

塵勞:
煩惱的異稱。因煩惱能染污心,猶如塵垢能使身心勞憊。

三毒:
指貪欲、瞋恚、愚癡三種煩惱。又作三火、三垢。一切煩惱本通稱為毒,但是這三種煩惱通攝三界,是毒害眾生出世善心中最嚴重的,能令有情長劫受苦而不得出離,所以特稱為三毒。這三毒又是身、口、意等三惡行的根源,所以也稱三不善根,為根本煩惱之首。

法門:
佛法、教法。佛陀所說的教法,為眾聖入道的門徑,故稱為法門。

三昧:
又作三摩地。意譯為等持、正定、定意等。也就是將心定於一處(或一境)的一種安定狀態。

閻浮提:
閻浮,譯為贍部,樹名;提,譯為洲。梵漢兼譯則作閻浮洲、贍部洲。略稱閻浮。舊譯為穢洲、穢樹城,是盛產閻浮樹的國土。又出產閻浮檀金,因此又有勝金洲、好金土等譯名。此洲為須彌山四大洲的南洲,所以又稱南閻浮提、南閻浮洲、南贍部洲。

有情無情:
有情,指人類、諸天、餓鬼、畜生、阿修羅等有情識的生物。依此,則草木金石、山河大地等為非情、無情。

見性:
徹見自心的佛性。

修多羅:
廣義為一切佛法的總稱。若特指十二分教中之第一類,此時又意譯為契經、正經、貫經。本意有綖線的意思。言教能貫穿法義,契理契機,如綖線串花不散,所以稱為修多羅。

十二部經:
佛陀所說教法,依其敘述形式與內容分成十二種類,稱為十二部經。又作十二分教、十二分聖教、十二分經。即: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論議。此十二部,大小乘共通。

六識:
眼、耳、鼻、舌、身、意等六種認識作用。以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為依,對色(顯色與形色)、聲、香、味、觸、法(概念及直感的對象)等六境,產生見、聞、嗅、味、觸、知等了別作用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等。

六門:
又作六情、六根。指六種感覺器官,或認識能力。即眼根(視覺器官與視覺能力)、耳根(聽覺器官及其能力)、鼻根(嗅覺器官及其能力)、舌根(味覺器官及其能力)、身根(觸覺器官及其能力)、意根(思惟器官及其能力)。

六塵:
又作六賊。即色塵、聲塵、香塵、味塵、觸塵、法塵等六境。眾生以六識緣六境而遍污六根,能昏昧真性,故稱為塵。此六塵猶如盜賊,能劫奪一切善法,故稱六賊。

邊見:
偏執於極端一邊的見解。例如謂我死後仍常住不滅,此稱為常見(有見);謂我死後則斷絕,此稱為斷見(無見)。

說通:
能以善巧方便,隨順眾生根機而說法無礙。

心通:
又稱宗通。遠離一切言說文字妄想,悟證自己本性,稱為心通。

慧日:
佛陀的智慧普照眾生,如日一般,能照破無明生死癡闇,所以喻為慧日。

三障:
障礙聖道、善根的煩惱障、業障、報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