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寺聲明啟事
  茲有不肖人士假借「星雲大師」之名,販售一筆字膺品或法物護身等不明商品,企圖斂財謀利,籲請大眾辨識詐欺之舉。佛光山星雲大師不會從事販賣行為,凡有損害名譽者,將行法律追訴權,以杜絕弊端,特此聲明。
焦點新聞
  • 【星雲大師全集5】金剛經講話 寶山有限般若無價分第二十四(2)

    ●講話 《普賢菩薩行願品》云: 「善男子!一切凡愚,迷佛方便,執有三乘,不了三界由心所起,不知三世一切佛法自心現量,見外五塵執為實有,猶如牛羊不能覺知,生死輪中無由出離。 「善男子!佛說諸法無生無滅,亦無三世。何以故?如自心現五塵境界,本無有故;有無諸法本不生故,如兔角等。聖者自悟境界如是。 「善男子!愚痴凡夫妄起分別,無中執有,有中執無,取阿賴耶種種行相,墮於生滅二種見中,不了自心而起分別。 「善男子!當知自心即是一切佛菩薩法,由知自心即佛法故,則能淨一切剎,入一切劫。 「是故,善男子!應以善法扶助自心,應以法雨潤澤自心,應以妙法治淨自心,應以精進堅固自心,應以忍辱卑下自心,應以禪定清淨自心,應以智慧明利自心,應以佛德發起自心,應以平等廣博自心,應以十力、四無所畏明照自心。」 我們見外塵緣,執為實有,不知自心即三界,即一切佛法,淨一切剎塵,入一切劫,恆常自在安穩。於塵緣境起,妄起生滅見相,由此生死輪中,無有暫息。如六祖惠能大師〈修心偈〉所說: 心好命又好,富貴直到老。 命好心不好,福變為禍兆。 心好命不好,禍轉為福報。 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貧夭。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 命實造於心,吉凶惟人召。 信命不修心,陰陽恐虛矯。 修心一聽命,天地自相保。 成佛作祖,驢腹馬胎,境遇懸隔,福分高下,端視吾人休去妄心,修習真心,以一切善法扶助怯弱心,以戒律法雨潤澤卑劣心,以精進堅固狐疑心,以忍辱調伏我慢心,以禪定清淨妄想心,以智慧明照昏昧心,以佛心發起廣博平等心。 二、四句功德,絕去百非 佛道長遠,在因地修行中,聞法受持是自利,為他人說是利他,能深解義趣固然是甚為希有,能發起大心為人解說,實是人中最尊最貴。甚深的妙法,若無善知識所教,如何識得有衣上珠、身中寶呢?因此,善知識是渡生死河的大船,是黑夜中的燈塔,是疲倦無力時的手杖,更是久旱乾涸時的甘霖雨露。 《普賢行願品》云: 「善知識者,猶如慈母,出生一切佛種性故;  善知識者,猶如嚴父,廣大利益親咐囑故;  善知識者,猶如乳母,守護不令作惡法故;  善知識者,猶如教師,示諸菩薩所應學故;  善知識者,猶如善導,能示甚深波羅蜜故;  善知識者,猶如良醫,能治種種煩惱病故;  善知識者,猶如雪山,增長一切種智藥故;  善知識者,猶如勇將,殄除一切諸恐怖故;  善知識者,猶如船師,令度生死大瀑流故;  善知識者,猶如商主,令到一切智寶洲故。 善男子!汝今若能如是作意,正念思惟,當得親近諸善知識。」 一切佛法,依善知識生。一切威德莊嚴,由善知識力,而得圓滿。我們因善知識,得聞一切菩薩行,引發一切菩薩善根,開發一切菩薩法光明,成就一切菩薩功德。因此,《金剛經》在顯發般若智德的殊勝時,教誡受持四句偈者應發大心,為他人說。空理雖非語言文字可以通達,但是「以指指月」、「渡河乘舟」,於因地修行中,仍是不可廢棄的方便工具。 有一則寓意深長的故事說: 佛殿中供奉著一尊大佛,是銅鑄成的;放在佛桌旁的大磬,也是銅鑄成的。 有一天,大磬向大佛提出了抗議:「喂!大佛啊!你是銅鑄的,我也是銅鑄的,大家的身價相等,可是當信徒來參拜時,他們都拿著香花、水果供養你,並且向你虔誠的頂禮膜拜,為什麼他們不供養我,不禮拜我呢?」 大佛一聽,微笑著說道:「大磬呀!你不知道原因,就讓我告訴你一個道理。當年我們從礦山被開採出來,同樣都是一塊銅,可是當雕塑師開始雕塑我們時,我忍耐了很多的苦痛,歷經了很多的煎熬,譬如說:當他們發現我的眼睛太小了,就拿起鐵鎚猛打、猛挖;發現我的鼻子太大了,就又敲又鎚的,可是我毫無怨言,因為我知道雕塑不好,必須再加以改正,就這樣經過千錘百鍊,我終於被塑造成一尊佛像。而你呢?只要有人輕輕的在你身上敲了一下,你就痛得嗡!嗡!地大叫,當然沒有人會禮拜你、供養你啊!」 大佛和大磬同是銅鑄成的,就像凡夫和眾生的佛性也是一樣,只是我們被妄想塵緣迷亂本心,造作惡業;而佛任人割截,心無瞋恨,廣修一切善法功德,受一切世間人、天香華供養。凡夫被五蘊矇騙,恐怖空無之理,於世間認假做真,執妄為實,不知空無的世界,彌蓋天地,橫豎法界。 跋提王子,他本是佛陀的堂弟,後來出家做了比丘。有一次,他與阿那律、金毗羅等三人在樹林裡修行,在修行的時候,他們忽然大叫起來說:「啊!快樂啊!實在太快樂!」 佛陀正巧從旁經過,就問他:「究竟什麼事使你們那麼快樂啊?」 跋提說:「佛陀!我們過去做王子的時候,住在銅牆鐵壁的王宮裡面,有許多侍從勇士拿著武器護衛著我,我仍然畏懼刺客的謀害;我們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過著非常奢華的生活,可是我老是覺得食不甘味,穿著不美。現在我出家當比丘了,一個衛兵也沒有,獨自一個人靜靜在樹林中坐禪,卻不怕有人來殺我,衣食都非常簡單,但我內心覺得非常平靜祥和,我現在可以自由的坐,自在的睡,一點也沒有不安的感覺。因此,我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呀!」 空無的世界,安穩充滿;空無的世界,永不匱乏;空無的世界,威勢堅固;空無的世界,任運自如。佛陀深知空無的寬廣飽足,才會老婆心切,要我們聽信受持無上的般若妙法。生命從有限到無盡,須有般若智眼去照見。我們的色身有限,但法身無盡;言語有限,情意無盡;播種有限,結果無盡;喜捨有限,功德無盡。佛陀要我們打破五蘊假相,認識那些有為有限量的人天福德,只是增添外相的端嚴,福樂的享用,而於生死苦厄時,卻無法做為我們的依怙,於煩惱魔軍來時,也難以聚集威力降伏。 有一個國王,因為心愛的王妃病逝,悲傷過度而不思飲食,每天以淚洗面地陪伴在王妃的遺骸旁邊。雖然許多大臣都勸國王要節哀順變,但是絲毫沒有作用。 過了一段時間後,一天,一位仙人來訪,大臣將國王的情況告訴他,仙人便向國王說:「我不但可以說出王妃投胎的地方,甚至可以讓國王直接與他交談。」 國王聽了以後,相當高興,立即要仙人帶他前往該地。仙人引導國王走出庭院,指著兩隻正忙於搬運牛糞塊的甲蟲說:「國王!這一隻正是病逝不久的王妃,她現在已經投胎轉世成為吃牛糞的甲蟲妻子了。」 國王感到相當驚訝並且生氣的說:「你怎麼可以誣衊我的妃子呢?」 仙人回答:「國王!您不要不相信,您仔細聽聽看吧!」說完,就呼叫著甲蟲,卻聽到王妃回答的聲音。 國王問著甲蟲說:「妳喜歡生前的我,還是喜歡甲蟲為夫呢?」 王妃回答說:「在我生前受到國王的恩寵,過著幸福的生活。不過往事已如雲煙,現在的我當然是喜歡吃牛糞的甲蟲丈夫。」 國王聽後,如夢驚醒,回宮立刻命令大臣埋葬王妃的遺骸。 般若空理旨在引領我們,覷破浮生諸相,回頭上岸,一段現前風景,不屬他人!世間憂喜不定,光陰石火,歲月如逝波。於此無常、無我的世間,如果不識般若寶、法身佛才是常住安樂,三界業識茫茫,生死誰能替代?佛陀因此慈心護念咐囑行者,摒除諸相,返舍歸鄉,不要再於幻境裡飄零流浪!如白雲守瑞禪師的〈子規〉: 聲聲解道不如歸,往往人心會者稀, 滿目春山春水綠,更求何地可忘機。...<詳全文>
  • 【星雲大師全集5】金剛經講話 寶山有限般若無價分第二十四(1)

    ●譯文 「須菩提!如果有人將滿十億個須彌山王那麼多的七寶拿來布施,這個人所得的福德,當然是很多的。 「但是如果有人只是受持、讀誦,或為他人解說這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哪怕只有經中的四句偈,他所得的福德,相較於用山王七寶布施的福德,七寶布施的福德雖百分、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之多,譬如微塵恆沙,皆不及持經功德之一分。」 ●原典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①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註釋 ① 所謂「福智」,即福德與智慧的並稱。有相的布施縱使如山高、如海深,山崩海枯之時,福智亦是有盡,而受持經典的無相般若妙慧,所得的福智方是無量無邊,不可計數的。 ●講話 前分以發起修一切善,應心不住我等四相及善法相,前念後念,念念平等,那無有高下的真如性理,即是無上菩提。今再明無修而修,無得而得,實相平等,此經義甚深故,因此又舉「七寶聚」布施福德與持經功德相校量為例。雖然以多如山王寶聚布施,仍屬有漏善法,但受持四句偈,能出生無上菩提,此分正顯般若無價,令人開發無漏善根,行無住布施,得無漏佛果。 一、受持、讀誦,福德最勝。 二、四句功德,絕去百非。 本分舉「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為例。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包括有十億個小世界,每一個小世界,都有一個須彌山王。須彌山王較眾山高妙,高出水面八萬四千由旬,水面之下亦深達八萬四千由旬,其山高廣,他山無法相比。若有人以量如十億個須彌山王之廣的七寶去行布施,得福雖多,和受持本經,乃至只是受持經中的四句偈,二者相校量,仍是不及百分之一,不及百千萬億分之一,甚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一、受持、讀誦,福德最勝 前文中,舉用以校量持經功德之例,共有五處: (一)第八分: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 (二)第十一分: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 (三)第十三分:以恆河沙等身命布施。 (四)第十五分:每日三分「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 (五)第十六分:於燃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 今第二十四分是第六次的校量,仍是為顯明受持經教者,福德最勝。因般若所詮之理,乃平等自性也,若能相應,則入妙覺圓明,理事融通的微妙法界。從外在的福德,反歸法性上的福德;從形色的七寶,默照身中希有不壞的七寶;從布施有為的福德,徹見修持自性無漏的福德。如六祖惠能大師說: 乘船永世求珠,不知身是七寶。 《法華經》也說: 「若人讀誦受持是經,為他人說,若自書,若教人書,復能起塔,及造僧坊、供養讚歎聲聞眾僧,亦以百千萬億讚歎之法讚歎菩薩功德,又為他人,種種因緣隨義解說此《法華經》,復能清淨持戒,與柔和者而共同止,忍辱無瞋,志念堅固,常貴坐禪得諸深定,精進勇猛攝諸善法,利根智慧善答問難。阿逸多!若我滅後,諸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復有如是諸善功德,當知是人已趣道場,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坐道樹下。」 須彌山七寶聚是有為的物質,終究是因緣假合,擋不住地水火風的摧毀敗壞,不似吾人身中七寶,性上福德,任劫火燒、劫水沒、劫風飄,巍巍金相,萬德炯然。因此,佛陀是真實語者,要吾人聽信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此《金剛般若經》,乃至能信得四句偈,即攝無量善法,趣道場樹下,得佛授記。 《普賢行願品》: 「菩薩摩訶薩,以般若波羅蜜為母,方便善巧為父,檀那波羅蜜為乳母,尸羅波羅蜜為養母,忍辱波羅蜜為莊嚴具,精進波羅蜜為養育者,禪那波羅蜜為澣濯人。」 受持般若,即受持相信人人有個與諸佛齊同,無高無下的如來寶藏,入此平等法智,六波羅蜜自然具足。所以佛陀反復的校量,不論恆河沙數七寶、無量劫身命、親承供養無量諸佛等布施,都比不上般若佛母能出生三世一切諸佛功德殊勝。 關於智慧化身的文殊菩薩,有一種「五髻文殊」的造像,是頭上梳有五個髻子,左手持蓮花經書、右手執寶劍的形相。頭上的五髻,既表示童子的天真,又表示了五種智慧;左手持蓮花,花上安放《般若經》,意在體現般若的一塵不染;右手持寶劍,則是為了顯示大智能斷一切煩惱,好比金剛寶劍能斬群魔一般。至於文殊菩薩所騎的那頭獅子,象徵著智慧的勇猛,在《大般涅槃經》中,用獅子的身形比喻佛菩薩的種種功德: 如來正覺智慧牙爪,四如意足,六波羅蜜滿足之身,十力雄猛,大悲為尾,安住四禪清淨窟宅,為諸眾生作獅子吼,摧破魔軍。 般若本體一塵不染,湛明圓覺,雖不持戒,而毗尼嚴淨;雖不集福,而萬德莊嚴;雖不出家,而身心寂然;雖不求佛,但成佛有餘。因為其心不住形相,不被戒法、福德、淨行、證悟等善法所縛,自淨其意,心如虛空,哪裡有淨穢的揀擇、善法惡法的愛憎呢? 過去印度有一位國王想測驗心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於是派人到牢獄裡拘來一位死囚,並且對他說道:「現在你就要被判死刑了,不過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能夠把一碗油,頂在頭上,在城內的大街小巷繞行一周,而不灑落一滴油的話,我就赦免你的死罪。」 死囚在絕望之中,突然看到一線活命的曙光,歡喜不已,於是小心翼翼地頭頂著一碗油,履冰臨淵般地繞行街道。國王為了分散他的專注力,於是派人在街道各處布置了種種的奇觀雜玩,並且挑選國中的美女,在他經過的路旁奏著美妙的音樂,輕歌曼舞。但死囚一心想要活命,只擔心頭頂上的油,一步一步專心的往前走,所有的聲音、美麗景色,彷彿隱形般,一點也不能引起他的興趣。終於他平安地繞回宮中,而一滴油也沒有灑落。 國王驚奇地問他說:「你在繞街時,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看見什麼動靜?」 「沒有啊!」 「你難道沒有聽見悅耳的音樂,看見動人的美女嗎?」 「回稟大王!我確實什麼也沒有聽見,什麼也沒有看到。」 我們想要受持般若無上法,就必須學習故事中的死囚,心中只有一碗油鉢,面對世間的五欲引誘,不為所動,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吾人若護念那一念清淨心,就像一心護著頭頂上的油鉢,自然可以跨越生死的關頭,就像禪門中的一句: 打得念頭死, 許汝法身活。...<詳全文>
文化藝術

  佛教東傳中國二千餘年,已經不侷限於宗教層面,而是深入民間與人們生活契合為一。其不僅影響中國字彙用詞,在建築、雕刻、茶道、繪畫、音樂、舞蹈、文學、戲曲等各領域上,都已成為中國文化主流,在社會教化、哲學思想等,亦不得不說是受到佛教的影響,甚至在藝術表現上更留有輝煌燦爛的遺產。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教育大業

  建寺安僧,弘法度眾,是歷代高僧大德共有的弘願。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歷經動亂紛擾的年代,來到台灣,目睹正信佛教的衰微,心中深刻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了知需要人才才能講經說法、辦活動、興事業,讓正法久住。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慈善事業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於菩提樹下開悟,並於世間行化宣說種種離苦得樂、拯慰賑濟的法門。自古以來,佛教徒為實踐佛陀「應病予藥」、「拔苦予樂」的慈悲教法,凡對大眾身心生活有所助益的事業均視為己任,積極興辦慈善事業,實現人間淨土。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修持中心

  佛光山修持中心之興建,乃星雲大師鑑於佛光山弘法四十年來,僧俗二眾,卻苦無一處具有多功能修持的殿宇可供使用,並今日社會奢靡風氣熾盛,道德人心空虛苦悶、迷失敗壞,故特建修持中心,擬以長年舉辦禪修、念佛、抄經等行門修持,來增進僧俗二眾的心地功夫,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為世界、國家、社會等,略盡佛教棉薄之力。
相關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