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寺聲明啟事
  茲有不肖人士假借「星雲大師」之名,販售一筆字膺品或法物護身等不明商品,企圖斂財謀利,籲請大眾辨識詐欺之舉。佛光山星雲大師不會從事販賣行為,凡有損害名譽者,將行法律追訴權,以杜絕弊端,特此聲明。
焦點新聞
  • 【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54

    菲律賓 2 ●有趣的熱水器 我把東西放好後,最先想到的就是要洗浴,因為全身濕透的衣服不換不行。 出國訪問以來,無論到什麼地方,說到洗浴,都是我最後一個。看到他們每天忙著沖涼的情形,我反而覺得好笑,料想不到今天卻輪到我要爭先沖涼了。 在台灣洗慣了熱水,我一直還不習慣於用冷水沖涼;在泰國,訪問團中的法師居士,一天要用冷水沖涼幾次,但我寧願隔一天沖涼一次,也要向中華佛學社討一點熱水洗洗。用熱水洗浴,給居住在熱帶慣了的人聽了都會笑話,而且像這樣的麻煩別人也實在不好意思。但在同樣熱的菲律賓,信願寺裡用熱水洗浴,其方便實在超過了想像以外。 在台灣用熱水洗浴,不外要燒木柴和炭,等把熱水燒好,至少也得等上一、二十分鐘,在檳城龍輝法師的香嚴寺,浴室中電力燒水,約有十加侖的水至少也得燒十五分鐘。信願寺裡的燒水洗浴就不必花費這麼多的時間了。牆上掛了一個有溫水杯那麼大小的水壺,無論你在什麼時候,只要你打開那開關,熱水立即流出來,而且熱的程度,隨你的意思可以控制和調節,決不要你等一秒鐘。 多少年來,為了等熱水洗浴,不知花去多少時間,今天見到這麼方便的熱水器,覺得新奇,更覺得有趣。當我洗過以後,就向廣範法師說:我要買一個帶回台灣去。因為時間就是生命,爭取時間,搶救生命的東西,我們應該多利用,免得以後為了洗浴花費等燒水的時間。哪知我這麼一提,廣範法師立即說要買一個送我,倒叫我不好意思起來。 ●大乘信願寺 一個人能把垢穢洗除,身心就會感到清淨自在,洗浴後,我就有心情注意看看這座菲律賓佛教中心的大乘信願寺。信願寺就在那拉的大街上,交通方便,上下兩層佛殿可容數百人禮拜,佛殿的左側則是四層的高樓,樓下作飯廳、客堂,二樓是講堂,三樓供藏經外,和四樓各有三間客房,我是住在四層樓上。 信願寺的寺主不名住持而曰上座,現任上座是瑞今法師。這位我久已仰慕的長老,對我從事佛教文化工作的鼓勵與支持最多。他是閩南佛學院第一屆高才僧,弘化大江南北多年,來菲的十幾年中,除支持佛教普賢學校改建教室外,並聯合菲律賓各寺廟創辦佛教能仁中學,經常參加世界性的佛教會議。他現在除擔任信願寺和華藏寺的上座外,還負有世界佛教友誼會菲律賓分會主席之名。皈依信徒無數,實為今日菲律賓佛教不可缺少的領導大師。 晚間,他和妙欽法師在我的房中談了一、二小時之久,他殷殷垂詢我服務文化工作的情形,並指示辦《覺世旬刊》比辦雜誌好,因為今日各地需要彼此了解,加強聯繫,《覺世旬刊》正好做了各地佛教了解的橋梁。妙欽法師則和我談一些印度佛教的情形,他的獨到見地,留給我難忘的印象,我們一直談到午夜十一時才散。 1963/8/12 ●訪問僑界各團體 今天整天是訪問忙。 一早起來,早餐後,本應先去拜訪大使館,但恐大使館不會那麼早上班,就先去訪問菲律賓華僑總商會。理事長蔡孝固,是一位很熱心的佛教徒。聽說他應蔡金鎗、李秋菴二位居士之約,和蔡文華居士共四人預備在碧瑤建觀音寺。常務理事姚迺崑也是虔誠的佛教徒,都和我們談了很久。接著又去訪問菲律賓反共抗俄聯合總會,中國國民黨總支部、宗親聯誼會、中華商會,都承他們的負責人接見我們,因為時間的關係,大都是禮貌上的拜訪,談不上幾句就告辭繼續訪問其他地方去了。 這些團體,大都在高樓上,樓下的馬路,是不准停車的。當我們下車訪問時,我們乘的車子只得在路上來回繞圈子等我們去乘坐。有時我們從高樓上下來,我們的車子正好被後面的車子擠到前面去,等它繞一圈回來,有時要等十分、二十分沒有一定,原因是馬尼拉的車子太多,聽說在路上也常有一停一小時的現象,無法向前,也無法後退。 我們今天開始訪問,來來去去的走在馬尼拉的街上,覺得馬尼拉的交通擁擠,道路不夠寬闊,衛生差,房屋不整齊,老實說,馬尼拉沒有我最初想像的那麼美麗。 有的地方因為無車而感到交通不便,但在馬尼拉都是因車子太多而感到交通不便。我們今天已嘗到在車內一等就是二十分鐘的滋味,既無法向前,也無法後退。有些距離不太遠的地方,我們就乾脆不乘車,叫車子去慢慢繞圈子,因為有些街道,人的兩條腿,要比車子快得多。 上午十時半,我們到了我駐菲大使館,段大使(茂瀾)很歡迎我們前來,並讚揚訪問印度的成功。文藝作家公孫嬿(查顯琳)先生是我多年文友,正在大使館擔任武官。他見到我非常歡喜,他說看到中央社記者發出的電訊,知道我們在各地的訪問活動情形,他早就等著我來菲律賓。因為我們在大使館這裡要看一下,那裡要拜訪一下,我不能有一分鐘離開團體,所以和人講話實在不方便。為了和查先生講幾句話,害得他直跟在我們的身後走了幾個來往。 我國大使館是建在杜威大道邊上,前面是大海,風景很美,宮殿式的建築,馬尼拉最好的路就是這條杜威大道。 ●無言的午餐和訪問 從大使館出來,就去宿燕寺午餐,宿燕寺是女眾修行的地方,整理得清淨莊嚴。當家慧清修士,是一位帶髮修行的優婆夷,莊重文雅,慈和善良。住持由瑞今法師掛了個名字,瑞今法師並不問裡面的寺務。我們受他們供養了一頓午餐,除了一位國小六年級的慧安小妹妹託廣範法師和我要了一張照片,向我笑笑以外,記得寺裡所有的人未曾和我們講一句話,我們也未問他們什麼,只是默默的叨擾了他們一頓,受了他們的禮拜,非常過意不去。 飯後,匆匆的照了相,仍沒有講話,就回到信願寺休息,因為此刻已下午一時,頂多再休息一小時,因我們的日程表上是下午二時訪問各報社。 天氣熱,滿身都是汗,這寶貴的一小時休息時間,我既不敢躺上床去午睡,也不敢去洗臉,因為訪問新加坡的日記還沒有完篇,我要把它趕快寫好寄回台灣。 馬尼拉有三家華文報社,即《大中華日報》、《公理報》、《華僑商報》。我們訪問時,《大中華日報》社長柯俊智先生,《公理報》社長莊銘先生,《華僑商報》社長余長城先生都曾親自接待我們。當我們從《華僑商報》出來時,我們那輛繞圈子去的車子,一直繞不回來,站在馬路上足足等了有一小時,不得已,只有乘計程車去訪問圓通寺。 (待續)...<詳全文>
  • 【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53

    新加坡 9 ●一萬元的贈送儀式 下午,宏船法師拿出一萬元叻幣,五千元給白聖法師,五千元請演培法師轉給印順法師,作為贈送給台灣佛教的教育經費。 一萬元叻幣,有十三萬元台幣之多,給白聖法師的錢由白聖法師親自接受,給印順法師的錢由演培法師代表接受,儀式簡單隆重。 星馬這地方的佛教社會教育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值得我們尊敬,但是對僧青年教育方面卻不太理想。所以,宏船法師的心中,覺得白聖法師的三藏學院與印順法師的福嚴精舍,培植不少人才,因此他要發心協助。 近年來台灣佛教界對於僧青年的教育,是有相當的進步,可惜談不上什麼規模。這一點真須要我們努力奮鬥,才不辜負他人的贊助。 能夠真正熱心佛教教育的人,雖然從表面看來他是孤獨奮鬥,其實是永遠不會孤獨的,只要時機成熟,一定會有人來擁護和幫助的。新加坡佛教大德們對於僧青年教育方面,都很願意資助,現在大家都覺得僧青年是很需要了。 所以希望今後佛教人士,對於佛教教育方面,需要特別認真,萬不可只顧個人利益,為個人造勢力,掛羊頭賣狗肉,如此不但自害害人,而且終究貽人唾罵! ●蓬萊寺印實請晚餐 訪問團在新加坡訪問的節目,至此已告全部結束,可是印順法師的師弟印實法師,一再邀請我們吃晚飯,這位忠厚篤實的老好人印實法師,自己親自下廚幫著燒了幾樣可口的菜,忙得團團轉,真使我們感激不已。 吃過飯後,我們回到毗盧寺開始整理行裝,林達堅居士這時還打電話來問我們要不要上街,我們辭謝了。 想到新加坡佛教大德法師居士,個個待我們這樣好,心裡非常感激;而今臨別在即,心裡不勝依依。 明天我們將告別新加坡了,新加坡的佛教,只要能打消地域觀念,培養青年住持人才,新加坡的佛教是有前途的! 菲律賓 1 1963/8/11 ●告別新加坡 在新加坡訪問的行程,告一段落以後,我們今天要往菲律賓去訪問了。 住在毗盧寺前後九日,本道和尚的招待真周到,每天晚上,有名貴的點心;每天晨起,有豐富的早餐。使我們每個人都有吃得不好意思的感覺。 今天早餐,比往日更豐富,稀飯、麵條、麵包、大盤小盤的菜,擺得滿滿一桌,任你吃哪一項,都合口味。我想:把這裡吃的,隨便分一點在印度朝聖時去吃,那該多好?世間事真難得十全,不是多的太多,就是少的太少。 本道長老也和我們談起,他在七、八年前到印度朝聖時的遭遇,他說當他渴得沒有辦法的時候,便把水塘裡的泥水,用穿在身上的汗衫,過濾一下就吃了。實際上把朝聖的生活與今日在新加坡的情形一比較,真有天地之差。 早餐後,送行的人陸續來了,因為飛機十時二十分起飛,我們八時半就出發往飛機場去。到了飛機場,好多送行的人都已先到,整個新加坡機場會客室裡,被送行的長老大德和居士們擠滿了。 大家相逢不到十天,有的人才見面一次或兩次,忽爾又再分別,好像有說不完的話,叮嚀又再叮嚀,囑咐又再囑咐,終於時間到了,不得不走上飛機。 飛機引擎動了,我從飛機的玻璃窗向外看去,宏船、勝進、廣洽、本道、演培、常凱諸大德法師,以及畢俊輝、林達堅、陳心平、李俊承等諸位居士在向我們揮手。 ●西貢四十分鐘 泛美飛機於十時二十分準時起飛,不久,空中小姐說飛機要在越南的首都西貢機場停留四十分鐘,我們雖沒有辦越南的過境簽證,但我們仍可以下去到休息室休息,也可以在機場買一些越南土產。 越南,現在正是佛教徒被迫害的時候,佛教徒為了爭取自由懸掛佛教旗,高僧廣德大師自焚後,不少比丘,比丘尼和佛教信女都要相繼為教犧牲。學生的示威,婦女的哭泣,總統吳廷琰為了他頑固的弟媳婦,對流血和呼號的佛教徒,仍然無動於衷,我堅信佛教徒的犧牲精神,終會擊倒這位家天下的政權。 本來這次出國訪問,越南也在我們訪問的行程之中,如果不是越南吳廷琰政府迫害佛教,我們今天不是前往菲律賓,而是要到達這個在人口中有百分之八十的佛教徒的國家訪問,但為了為期已近三月的政教之爭,訪問團決定不到這個國家來訪問了。 不過,在我私人的衷心,老是有著這麼一念:偉大的越南佛教徒,他們為了保護聖教,在恐怖、死亡的壓迫下,奮鬥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之久,他們的犧牲有如碧血黃花的燦爛;他們的精神,有如中天皓月的光明。我雖不敢自詡有廣德大師的殉道決心,但至少我有和他們共赴教難的願力。我是極願能夠到越南來參加越南的佛教徒反迫害的行列。我不會顧忌什麼,聖教的利益比起個人來重要得多,個人可以犧牲,聖教不容人侵犯。 飛機飛行約二小時,已經到達越南的上空了。先看到越南境內,每一條流水,都是黃色的,這是不是毫無武力、在機槍坦克迫害下佛教徒的血淚呢?一片一片的黑色雲朵在越南上空飄動,這是不是說現在的越南正是黑暗無光呢?這是真實的,我們的飛機在越南上空飛了好久,我見到的是一條一條的黃色流水,和一片一片的黑色烏雲。 飛機於十二時半在西貢機場降落的時候,我的心情矛盾極了,這一個沒有自由民主的國家,我真不願踏上他的國土;可是我又願走出飛機,讓越南的人民和佛教徒,見到中國的比丘,用沉痛關切的目光,在越南的境內向他們表達同情共勉的心意。 ●到達馬尼拉了 下午三時半,我們到達島國菲律賓了。機場海關檢查員對我們非常客氣,因為有我駐菲大使館的周祕書幫忙照應,這些檢查員並沒有傳說中那麼「留難旅客」,也沒有檢查行李,就放我們出來了。走出機場一看,呵!一大群人潮,手搖佛教旗,在炎炎的烈日下歡迎我們,人群中尤以青年和學生為多。 菲律賓是一個天主教的國家,但華僑都信奉佛教。這裡佛教的領導者是上座瑞今法師,他很慈悲,我們一下飛機他就進入機場迎接了。其他還有善契法師、如滿法師、妙欽法師、自立法師、廣範法師、正宗法師、如意法師等都領導信徒在機場外等我們。例如妙欽、善契、正宗諸法師領導能仁學校的師生;自立法師、蔡梅邨校長領導普賢學校的師生;廣範法師、周冰心團長,領導精進音樂團的青年;此外還有姚迺崑、蔡孝煖、蔡金鎗、施性儀、王東元、吳宗穆、蔡孝固、陳有仁等諸護法居士七、八百人。這麼多的人,照全體相沒有辦法,我們只得先和這個單位照一次相,再走過去和那個單位照一次相,照相以後,我們被擁上車,開往信願寺去。在車裡,我和瑞今法師坐在一起,一面和他講話,一面感到被汗水濕透了的衣服裹得身體緊緊的,菲律賓的熱流,實在也不好受啊! 白法師和我,有胖子之稱,我們不怕冷,只怕熱,這次已訪問的泰國、印度、馬來亞、新加坡、以及菲律賓,氣候都比台灣熱得多,所以奉勸大家以後要出國旅行,最好過了十月以後,尤其六至八月的氣候,在東南亞真不適宜於旅行和訪問,我覺得我們選擇這個時候出國真不恰當。 我們被接到信願寺,給擠得滿滿一殿的信眾頂禮後,就如逢大赦般的送我們去休息了。(待續)...<詳全文>
文化藝術

  佛教東傳中國二千餘年,已經不侷限於宗教層面,而是深入民間與人們生活契合為一。其不僅影響中國字彙用詞,在建築、雕刻、茶道、繪畫、音樂、舞蹈、文學、戲曲等各領域上,都已成為中國文化主流,在社會教化、哲學思想等,亦不得不說是受到佛教的影響,甚至在藝術表現上更留有輝煌燦爛的遺產。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教育大業

  建寺安僧,弘法度眾,是歷代高僧大德共有的弘願。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歷經動亂紛擾的年代,來到台灣,目睹正信佛教的衰微,心中深刻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了知需要人才才能講經說法、辦活動、興事業,讓正法久住。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慈善事業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於菩提樹下開悟,並於世間行化宣說種種離苦得樂、拯慰賑濟的法門。自古以來,佛教徒為實踐佛陀「應病予藥」、「拔苦予樂」的慈悲教法,凡對大眾身心生活有所助益的事業均視為己任,積極興辦慈善事業,實現人間淨土。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修持中心

  佛光山修持中心之興建,乃星雲大師鑑於佛光山弘法四十年來,僧俗二眾,卻苦無一處具有多功能修持的殿宇可供使用,並今日社會奢瀰風氣熾盛,道德人心空虛苦悶、迷失敗壞,故特建修持中心,擬以長年舉辦禪修、念佛、抄經等行門修持,來增進僧俗二眾的心地功夫,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為世界、國家、社會等,略盡佛教棉薄之力。
相關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