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寺聲明啟事
  茲有不肖人士假借「星雲大師」之名,販售一筆字贗品或法物護身等不明商品,企圖斂財謀利,籲請大眾辨識詐欺之舉。佛光山星雲大師不會從事販賣行為,凡有損害名譽者,將行法律追訴權,以杜絕弊端,特此聲明。
焦點新聞
  • 〔佛光山2024年禪淨共修獻燈祈福法會〕禪淨共修實證「共生與共榮」 「龍天護佑」帶來祝福

    「佛光山2024年禪淨共修獻燈祈福法會」佛光山寺主辦、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承辦,首場3月2日佛光山大雄寶殿成佛大道舉行。禪淨共修獻燈祈福法會自1993年以來,長達31年未曾間斷。受疫情影響,2020年起回到佛光山舉行,全球佛光人雲端同步精進修持。隨著疫情解封,今年擴大現場人員參與,2日北、桃竹苗區及海外佛光人出席現場,總計全球線上及實體共3萬人同霑法益。 佛光山開山祖師星雲大師圓寂周年後,延續對大師的緬懷,於壇場供奉大師銅像,象徵佛光人對大師「平安幸福照五洲」心願永誌不忘。去年國際佛光會世界會員代表大會主題「共生與共榮」,在此次禪淨共修獻燈祈福法會中,獲得進一步的實證,聚集全球數萬人修持的力量,為邁向2024年的共生共榮祈福。 法會恭請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退居和尚心培和尚等十二大師主法。心保和尚開示佛法,以趙州禪師「喫茶去」、「平常心是道」,闡述世間有苦有樂、有得有失、有增有減,有好有壞,以及悲歡離合、春夏秋冬、生住異滅的世間無常。佛教說「法爾如是」,世間本是如此,大師也說「想當然耳」。惠能大師在《六祖壇經》中有說:「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內心有了淨土,所展現的就是極樂世界。外相的極樂世界,和內心的自在解脫相契合,這就是禪淨共修的本質。 國際佛光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法會說明,表示「禪」與「淨」,就如同大師說的,是重要的修持法門。念佛可以讓心常與佛接近,「念佛一聲,罪滅河沙;禮佛一拜,福增無量」,此為增福增慧的辦法,透過這機會好好修持,使身心更加安定。 佛光山常務副住持慧傳法師表示,透過禪淨共修法會,落實大師說的「解在一切佛法,行在禪淨共修」。誠如大師在〈佛教與生活〉,所要傳達的「佛法生活化,生活佛法化」理念。 今年為自疫情回到佛光山舉行以來,現場參加人數再度擴大。2日現場佛光山數百位法師帶領修持,有榮譽委員、護持委員、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理監事、區協會幹部、督導長等核心幹部,以及開放每分會5人(含分會會長)參與。 文疏共13種語言,涵蓋中文、英文、越南文、馬來文、泰文、葡文、西文、法文、比利時文、德文、瑞典文、丹麥文、挪威文。雖無法親臨現場,但他們的語言透過法師們的宣讀,將至誠心意傳達給諸佛菩薩。 表演節目有南屏佛光合唱團〈弘法者之歌〉、〈禮讚偉大的佛陀〉,重現大師弘法精神和對佛陀的崇敬。佛光青年團以舞蹈詮釋〈一顆永恆的星〉、〈信仰〉。佛光敦煌舞團呈現千手觀音,以清淨曼妙舞姿禮敬諸佛,以及氣勢磅礡的法師擊法鼓、佛光國樂團、天鼓擊樂團演出,和莊嚴的獻供隊伍等。 隨著夜幕降臨,法會來到祈願祝禱,恭讀大師〈獻燈祈願文〉。大家點亮手上的那盞燈,在一片靜謐中,燈光照亮了每個人的臉龐,映照出每個人心中的光明。 而在春節引起話題的佛光山會飛的花燈「祥龍獻瑞」,在法會尾聲時,翱翔於大雄寶殿上空,帶著大師的祝福「雲水自在‧祥和歡喜」,以「龍天護佑」之姿,在大眾驚喜讚歎中,帶來新的一年法喜滿滿、日日增上。...<詳全文>
  • 【星雲大師全集18】佛法真義3.佛教常識130

    ●楊仁山菩薩 二○一六年七月五日,金陵刻經處在南京擴大重建,並舉辦紀念創辦一五○周年的活動,主辦單位邀約我前往發言致詞。因為此事,我就非常樂於把我對楊仁山居士的敬重、感念、感恩,在此一說。 在清末的時候,佛教受到太平天國的摧殘、破壞,佛典幾乎已經蕩然無存;楊仁山閱讀到《大乘起信論》和《楞嚴經》,廢寢忘食。 後來,他感覺到佛典相當缺乏,以三十而立之齡,發願在南京自家的宅院設立刻經處,到處蒐羅佛經,也與佛教各界僧侶來往。甚至與日本當時的佛教大家南條文雄往來,拜託他在日本蒐集漢刻的經書,也和斯里蘭卡的達摩波羅居士共同發展世界佛教。 之後,他創建「祇洹精舍」(即佛學院),培養許多人才。如:梁啟超、章太炎、太虛大師、歐陽漸、梅光羲、仁山法師、智光法師、虞愚、呂澂、譚嗣同等,都是門下學生,也都成為佛教弘揚的領導人物與當代菩薩。 假如沒有楊仁山,佛教可以說已經斷層;由於楊仁山一再維護佛教,接上了傳統歷史文化,才能發展到現在。因此,我在致詞的時候,就稱他為「菩薩」,我說是為了「楊仁山菩薩」而來做這一場講演。 我認為,楊仁山居士具有「悲智願行」四大菩薩的精神。好比,他與夫人自小就訂有婚約,在未結婚前,忽然得了天花,成為麻臉,親家也覺得應該退婚,但楊仁山不願意;此外,他愛國、愛人民,發心為人間印經,重興佛教,他的慈悲心,救苦救難,不是觀世音菩薩再來嗎? 他發起成立刻經處,讓法寶流通,他的智慧心,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以及科學、光學、佛學無有不通,不是像大智文殊菩薩嗎? 他有事業心,辦教育、設立「祇洹精舍」,發願培養佛教人才,為佛教樹立種種成就,他不是像大行普賢菩薩嗎? 他有國際宏觀與願心,從事佛教國際化的宣揚。他的孫女楊步偉、孫女婿趙元任,都是國際上的名學者。在文化大革命後,他們致函周恩來總理復興金陵刻經處,也得到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長者的支助。他像地藏菩薩一樣到處度眾弘法,不能成為地藏王嗎? 我覺得四大菩薩的四大名山,是有形的道場,而楊仁山菩薩建立的是無形的、文化的道場,可以說是佛教的慧命所在,是有別於四大名山的菩薩道場。他對佛教、對中華文化的復興,可以說比《維摩經》的維摩居士還要偉大,也比黃金鋪地、建築「祇園精舍」的須達長者,還要更有貢獻。 我稱他「楊仁山菩薩」,可能大陸的領導們、信徒們還不懂我的意思。菩薩,不是供在神龕裡面;而是能夠發菩提心,上弘下化,普利社會大眾的,就稱為「菩薩」。所以,楊仁山居士實在可以說是一位「活菩薩」。 假如他現在還在世,也已經一八○歲了,我今年九十歲,只有他一半,但是這一位活菩薩,一直顯現在我的心中。 他雖然是一位在家居士,一樣可以成為菩薩,好比文殊、普賢、觀音菩薩不是現在家相嗎?只有地藏王才是出家相。甚至菩薩哪裡有男女相?哪裡有出家、在家的分別呢?因此,我稱他「菩薩」是沒有錯的,只要發菩提心者,皆可以稱為「菩薩」。...<詳全文>
文化藝術

  佛教東傳中國二千餘年,已經不侷限於宗教層面,而是深入民間與人們生活契合為一。其不僅影響中國字彙用詞,在建築、雕刻、茶道、繪畫、音樂、舞蹈、文學、戲曲等各領域上,都已成為中國文化主流,在社會教化、哲學思想等,亦不得不說是受到佛教的影響,甚至在藝術表現上更留有輝煌燦爛的遺產。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教育大業

  建寺安僧,弘法度眾,是歷代高僧大德共有的弘願。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歷經動亂紛擾的年代,來到台灣,目睹正信佛教的衰微,心中深刻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了知需要人才才能講經說法、辦活動、興事業,讓正法久住。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慈善事業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於菩提樹下開悟,並於世間行化宣說種種離苦得樂、拯慰賑濟的法門。自古以來,佛教徒為實踐佛陀「應病予藥」、「拔苦予樂」的慈悲教法,凡對大眾身心生活有所助益的事業均視為己任,積極興辦慈善事業,實現人間淨土。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修持中心

  佛光山修持中心之興建,乃星雲大師鑑於佛光山弘法四十年來,僧俗二眾,卻苦無一處具有多功能修持的殿宇可供使用,並今日社會奢靡風氣熾盛,道德人心空虛苦悶、迷失敗壞,故特建修持中心,擬以長年舉辦禪修、念佛、抄經等行門修持,來增進僧俗二眾的心地功夫,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為世界、國家、社會等,略盡佛教棉薄之力。
相關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