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寺聲明啟事
  茲有不肖人士假借「星雲大師」之名,販售一筆字贗品或法物護身等不明商品,企圖斂財謀利,籲請大眾辨識詐欺之舉。佛光山星雲大師不會從事販賣行為,凡有損害名譽者,將行法律追訴權,以杜絕弊端,特此聲明。
焦點新聞
  • 參加佛光童軍中級營使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更好

    佛光童軍總團部為加深佛光童軍技能,培養有正知正見行三好的青少年,繼初級訓練營,自1月25日起連續五天舉行「佛光童軍中級訓練營」,佛光山常務副住持慧傳法師親臨現場參加開營典禮,包括佛光童軍執行長李耀淳、訓練營團長居瑞萍、服務團隊、工作人員及學員共80人。 慧傳法師致詞時表示,西元2000年他在美國洛杉磯成立西來佛光童軍團,當年美國童軍會認為8是華人的吉祥數字,所以特別給予團次為8888團,至今培養了不少拿到鷹級的童軍,鷹級是美國童軍最高一級。記得有一位信徒的孩子參加SAT美國大學入學測驗,分數雖然不比別人高,卻能進入柏克萊大學就讀,可見美國對鷹級童軍的肯定。 慧傳法師又說,最近高雄市政府運動發展局因為普門中學籃球隊、棒球隊優異的表現,來拜訪學校。發現球隊快速崛起的最大原因是「品德」,因為有品德的孩子就會懂得自律,自我要求行為、思想、語言,也就是行三好。今天佛光童軍來到三好營地,可說是得天獨厚,因為這裡有好環境和師資,尤其108課綱需要紀錄所謂的「學習歷程」,所有的童軍活動都是實實在在的體驗,最能真實呈現學習軌跡。他除了叮嚀要做好一切防疫措施,還以有「西班牙蠻牛」之稱的網球選手納達爾勉勵童軍夥伴,享受每天的練習和努力,使自己成為「今天比昨天更好」的自己。 開營後隨即展開一系列的訓練活動。首先藉由團體動力彼此認識夥伴、凝聚小隊精神、落實小隊分工和完成營地建設。來自福山團羅浮許菱容和行義陳坤甫同為啄木鳥隊的小隊輔,她笑著說,陳坤甫是她「從小看大」的孩子,以前她跟著學長學,現在把功夫傳給他,他又得把它交給學弟妹。而童軍以引導的方式,協助孩子去探索,甚至嘗試錯誤,再修正都沒關係。因此陳坤甫強調「以剛剛搭炊事帳為例,營柱搭歪了,我並不會直接去指責糾正,剝奪其學習機會,而是告訴團員可以站在什麼角度去目測、察覺,再加以改進。」 居瑞萍談到初級營和中級營學習內容有階段性的不同以外,最主要的是學習態度要更加認真積極。希望這群孩子來到訓練營,放空歸零,學習更多新的知識和技能;每一個人能夠成為眾中之一,如星雲大師所說的「我在眾中」,跟夥伴相互合作、緊密團結一起共學共好。也期待孩子們如果能做到一百分,就不要只做80分,對自己要有信心,不要輕易放棄。 居瑞萍更進一步指出:「聯隊長也已經是成人領袖了,要放手放心讓他們去做,不斷從過程中累積經驗和智慧,今天我們服務員的角色就是成就這些孩子。唯有薪火相傳,代代傳承下去,才會越來越好。」 李耀淳也期許學員們,透過學習能夠找到生命中的貴人,也能使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因為童軍遇見更好的自己。 ...<詳全文>
  • 【星雲大師全集130】隨堂開示錄336

    對談專訪43 佛教對問題的看法3-2 時間:2008年6月4日.地點:新加坡佛光山會議室 提問四:大師曾說要封人,但這幾年還是看到大師在各地弘法,是什麼原因促使大師還是出來弘法? 大師:中國江湖人物武功很高,封刀了,不表示我不練刀了;文人封筆,也不表示不再寫字。我弘法講說六十年來,感到自己已經老邁,尤其大型活動,過去常常主持幾萬人的講座,但是現在我的精神力氣不夠了,表現出來會對不起大家,浪費人家的時間。像紅磡香港體育館、台北國父紀念館的弘法,慢慢感到力不從心,就不參加了;不過小型的弘法,例如新加坡佛光山道場落成、與信徒見面、與記者談話,沒有負擔,隨意的,就不計較。總之,封人不是什麼事都不做,小的可以做,大的就不做了。 提問五:對催眠、靈媒的看法?佛教對神通的看法? 大師:催眠是有效用的,如母親對孩子唱兒歌催眠。我自己睡不著的時候,也會自我催眠,像集中精神倒數數字,不可以錯亂;或是用手輕撫眉毛、耳朵,覺得好癢、好無奈,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總之有好多的方法。睡眠是大事,睡眠才有力量,睡眠才會更有精神工作,睡眠也是一種健康。 但是神通不可以有,不可以存有求神通的心理,那是最大的錯誤。為什麼?例如我沒有天眼通,旁邊發生什麼事,因為不知道,就眼不看心不煩。假如你們的汽車放在下面,有小偷來偷,不過因為你不知道,就會安心聽我講話;假如你一有天眼通,看到汽車被偷了,一個箭步就抓小偷去了。耳朵聽不到,很好,隔壁有人罵你、批評你,聽不到,管他;假如聽到隔壁有人罵你,你還會安心聽我講話嗎?可能就跟他去吵架了。所以,有神通苦不堪言。假如我有他心通,你對我不好,我就要報復你;我沒有他心通,你對我好不好,我不知道,我也就不去管了。我明天要往生了,我今天不知道,就活得很快樂;假如我有他心通,知道三、五年後就要死,我還會安心在這裡講話嗎?我就不得精神力量了。 神通不是不可以有,但要有戒律、要有慈悲、要有道德、要有禪定,才可以有神通。這些附屬的條件沒有解決,不能有神通的。 提問六:關於這次四川震災是共業嗎?如果是共業造成,為什麼要進行賑災? 大師:是不是共業,這很複雜。業,比電腦複雜,我們難以算得清,各種情況都有。業,有往昔的、現在的、未來的業;有一年的業、現世的業、未來久遠的業;有個人的業,有共有的業;有可通懺悔的業,有不通懺悔的業……不過,因緣業報必然是沒有錯的,世間上什麼事情都可能不公平、有冤枉、有委屈,但是因緣果報、業感報應,是公平的。 業報不是人為的,人造了業,當然就受業報。四川地震,有的人經過九天、十天還能被救出來,他就是跟他們不共業。 我覺得看不見的事情,各有信仰,不去爭論,但是有需要救災嗎?有需要。因為救災不分種族、不分國家、不分宗教,你家有難,我就去幫助,我家有難,你也會來幫助。 這次四川災難,中國把它公開於世界媒體之前,他們也接受世界各地來的救災,表示中國還滿有人緣的。如果沒有人緣,你要人家來救,人家也不來救。這對中國是好事。 國際佛光會在馬來西亞協會,有一個國家認定的國家搜救隊,他們到過土耳其、伊朗救難。這次有二十個人前往搜救。台灣有四十位醫生、護士也到青川縣木魚鎮救難。有的醫生還不肯回來,為什麼?因為病人還沒有好。後續還要學校重建、醫院重建、組合屋,現在「心理重建」是最重要的工作,而且我們宗教義不容辭,總之,救災大家一起來。 提問七:四川地震與西藏有關嗎? 大師:以佛教緣起法來說,宇宙世間誰和誰沒有關係?但是說有直接關係,也不要那麼牽強。西藏的問題,要用西藏本地的文化、宗教去解決,四川的地震,要用四川現世苦難的問題,呼籲有緣人給予幫助。舉世未來難免不發生一些意外,我們都應該個別地去盡心盡力。 提問八:請問佛教可以如何幫助災區? 大師:災難最初發生,一定是需要金錢、物資的援助。但是金錢、物資不能把整個創傷都撫平。所以跟後就需要精神、信心的治療,讓他獲得身心自在,讓他重整自己的信心,不要給世間的挫折打倒。 世間的房屋倒塌了,甚至菩薩像倒了,寺廟燒毀了,都不要緊,只要我們有信心,可以再重建,生命可以再起。因此,震災後的精神重建,家園的重整就不是短期的,例如學校教育、醫院重建,對孤苦的人給予他們繼續的幫助,這很重要。 提問九:可否請大師呼籲世人一同幫助災區? 大師:目前佛光山在台灣呼籲的結果,在四川已經捐獻好幾間學校的重建,也捐獻醫院的重建,甚至贈送帳篷、組合屋,給予他們臨時的安置。當然,不只是做這些工作就算了,災區很大,災民很多,需要很多的救難救災,不分國際,不分宗教,不分種族,你家有難,我來幫助,我家有難,你來幫忙。所以世界救難,不分彼此。這次四川大災難十萬人的傷亡,人口之多,生很艱難,死也不易,生和死都需要我們給予幫忙。幫忙的內容,他們還是繼續需要物資、學校、醫院、給予精神上的安慰等等,希望大家一起來。 提問十:看到大師的《雲水三千》影展,請大師介紹一下《雲水三千》? 大師:我一生沒有家,也不喜歡做哪一個宗派的徒眾,或哪一個寺廟的一分子,我們志在世界,所以我願意做地球人,經常在世界各地走動。 出家人本來就是「一鉢千家飯,孤僧萬里遊」,雲水行腳是很自然的生活。所以我就把這幾十年在世界各地弘法的紀錄,看成像雲在飄,水在流。 《雲水日月》的傳記和《雲水三千》圖片的紀錄,都是別人寫的、編輯的,不過都和我有一點關係。假如這許多東西,別人看了能歡喜,能增加一些見聞,了解到一些佛法,我也樂見。(待續)...<詳全文>
文化藝術

  佛教東傳中國二千餘年,已經不侷限於宗教層面,而是深入民間與人們生活契合為一。其不僅影響中國字彙用詞,在建築、雕刻、茶道、繪畫、音樂、舞蹈、文學、戲曲等各領域上,都已成為中國文化主流,在社會教化、哲學思想等,亦不得不說是受到佛教的影響,甚至在藝術表現上更留有輝煌燦爛的遺產。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教育大業

  建寺安僧,弘法度眾,是歷代高僧大德共有的弘願。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歷經動亂紛擾的年代,來到台灣,目睹正信佛教的衰微,心中深刻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了知需要人才才能講經說法、辦活動、興事業,讓正法久住。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慈善事業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於菩提樹下開悟,並於世間行化宣說種種離苦得樂、拯慰賑濟的法門。自古以來,佛教徒為實踐佛陀「應病予藥」、「拔苦予樂」的慈悲教法,凡對大眾身心生活有所助益的事業均視為己任,積極興辦慈善事業,實現人間淨土。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修持中心

  佛光山修持中心之興建,乃星雲大師鑑於佛光山弘法四十年來,僧俗二眾,卻苦無一處具有多功能修持的殿宇可供使用,並今日社會奢靡風氣熾盛,道德人心空虛苦悶、迷失敗壞,故特建修持中心,擬以長年舉辦禪修、念佛、抄經等行門修持,來增進僧俗二眾的心地功夫,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為世界、國家、社會等,略盡佛教棉薄之力。
相關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