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寺聲明啟事
  茲有不肖人士假借「星雲大師」之名,販售一筆字贗品或法物護身等不明商品,企圖斂財謀利,籲請大眾辨識詐欺之舉。佛光山星雲大師不會從事販賣行為,凡有損害名譽者,將行法律追訴權,以杜絕弊端,特此聲明。
焦點新聞
  • 【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99

    對談專訪25 以好心消除SARS災難 接受東森電視台、人間衛視採訪 時間:2003年4月28日.地點:佛光山傳燈樓法堂 近日裡,因 SARS 的流行,讓全民幾乎是人心惶惶,社會已經呈現動盪不安。其實 SARS 也不是那麼可怕,主要的,不但我們有醫藥可以治療,尤其我們有免疫力,可以抗拒,所以大家不必驚慌,要臨危不亂、處變不驚。在SARS流行的這個時候,要做好隔離工作,每個人心中都要做好準備,「隔離」是自他兩利,如果隔離期間,一星期、二星期與社會大眾隔絕,可以把自己當成是進修,就如佛教徒閉關,利用時間讀書,也能求得安心。 另外,大家如果信基督教、天主教,可以多向上帝、耶穌祈求,如果信奉媽祖,可以向媽祖禮拜,增加信心,如果是信佛教的人,多多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觀世音菩薩可以救苦救難。 明白說,不管佛菩薩有沒有來救我,有了慈悲心,就能救自己,所以現在不要過分渲染SARS 的危險。 其實,自古以來,不管哪個朝代,哪個時代,瘟疫的流行是常有的事,只是看我們抗拒的力量如何,我們有力量,就能戰勝疫病;我們有力量,就可以存活下來;這個世界,因為我們有力量,而能更美好。 面對已有家屬受到感染,不但個人、家庭、朋友,甚至整個社會,都會因為我們而有被傳染的可能。即使心中有掛念,仍要維持自己的鎮定,保持自己的歡喜心,因為鎮定、歡喜心就如《心經》說:「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心不顛倒,意不貪戀,就可以遠離顛倒夢想,就可以遠離疫病。因此,病患家屬不要陷入恐慌之中,讓已受傳染的人感覺好像大難臨頭。已受感染的人,要帶著灑脫的心、自信的心,因為有信心,就能產生免疫力,就會獲得健康。 所以,病患家屬千萬不要太恐慌、太害怕,自救之餘,甚至還能救人,不要因社會的流言而自亂陣腳。 我昨日提早從日本回到台灣,就是因為SARS流行,感覺自己在台灣住了五十多年,基於這份感情,我應該回來與台灣人民共同面對此一苦難。 希望宗教界、政治界,甚至教育界的學者、教授,以及社會人士等,大家共同來防疫,尤其是不要渲染,否則愈是渲染,是非就愈說愈多,但也不要隱瞞疫情,應該公開,讓全民知道真實情況。 沒被感染的人,要自我防護,已被感染的人,也有抗拒的力量,讓大家一起努力消除疫情,獲得健康,有美好的未來。最後祈求諸佛菩薩保佑我們的社會,保佑每個與SARS有關的人。 SARS的流行,現在大家講醫療、講隔離,這都是在「果」上處理。佛教講「因果」,如果「因」不存在,當然不會有「果」的產生。所以現在處理SARS,要從「因」上來研究,為什麼會有SARS? SARS的傳染,這是人類的劫難,是人類的「共業」,因為大家造作不好的行為,才有這個不好的「共業」。例如許多人,一點也不愛護生命,到處殺生;一點也不愛惜大自然,大肆破壞山林。當然地,大自然必會反撲,所以現在要消除SARS,一定要全民淨化自己的身心,要有道德、有慈悲,重新改過做人,有慈心、有道德、有智慧,有了好的「因」,產生的「果」自然就會改變。 所以,希望今日從政者,乃至商界、學者、各團體及社會人士,大家要道德重整,大家有善心、有道德,有了好的心,就會有好的果報。雖然現在共業來了,但是大家不要驚慌,應該要想辦法脫離這個共業。例如個人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用善因去改變惡的果報,有善心才能改變社會。 改變社會不是一句話、一件事就能改變,但我們用一顆好心祝福,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心的力量很大。 所謂「誠心感動天」,現在大家應該用對宗教的誠心,對自己的肯定,重視父慈子孝的家庭倫常,相信疫情很快就會過去,我們要對此有信心。 總之,現在要想消除SARS的災難,固然要靠醫藥及社會大眾的努力來處理,另外,大家能做的,像「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世界一定會大大改變的。 除此,希望媒體能節制報導,不要重複,但也不要隱瞞,如實報導,讓有權的人看了自會處理。否則報導太多,民眾打開電視,一而再、再而三地收看,看多了,感覺好像整個台灣都沉淪了。 對和平醫院SARS患者精神鼓舞 受台北市政府之託針對 SARS 疫情發表談話 時間:2003年4月27日.地點:日本佛光山本栖寺 因為 SARS 疫情的流行,讓各位受苦、受委屈了。我現在是在日本錄音,錄完音之後,我也將在今天晚上回到台灣,照常弘法工作。 眼看著各位正在忍受痛苦、飽受委屈,但是我要告訴大家,面對疫情,必須要鎮靜,要處變不驚,千萬不可驚慌失措。SARS 疫情也不是絕對的危險,不是不能救療。現在重要的是,要靠大家臨危不亂,用理智來處理,轉危為安。 所以大家在此社會混亂的時刻,應該靜心稱念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因為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稱念他的名號,觀世音菩薩必能施以無畏,讓我們不畏懼。加上自己有慈悲心,就有力量轉化外在的不好境界。 人生在世,有幸與不幸,這都是自己的業力造作所成,也就是佛教所說的「業」。業,有共業與不共業,大家在此 SARS 病疫的共業之下,唯有用慈悲心、大願力,才能轉化共業,不受業力的侵犯。 目前大家暫時受到隔離,雖然難免較不自由,但是就如出家人閉關一樣。出家人有時閉關三個月,甚至一年、三年,藉機自我潛修。當前大家或有不方便之處,何妨退一步想,就當成是在閉關,藉機反省,靜修念佛,必能轉危為安,必能獲得大家所希望的平安與健康。我在日本祈願諸佛菩薩加被,願大家都能得到平安、健康。(待續)...<詳全文>
  •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98

    講座論壇10 佛光大學的建校精神3-3 佛光大學立校精神研討會 時間:2003年6月21日.地點:宜蘭佛光大學雲起樓國際會議廳 二十五年前,我辦普門高中時,也曾親自去教課。第一堂課上課鐘響,學生才喊完「起立、敬禮、坐下」,大家一坐下來,我就覺得不得辦法再講下去了。為什麼?有的人剪指甲、有的人削鉛筆、有的人繫鞋帶、傳紙條、看天花板……這教我怎麼講話呢?我到底是對誰講呢?所以,上了那麼一堂課之後,從此我就沒有再去上課了。 我們在佛光山辦有出家人教育的叢林學院,如果各位老師不嫌棄,在社會上的學校教得不高興了,也可以到我們的叢林學院教書,一定能給你們帶來歡喜。為什麼?因為這裡的學生真正是表現出叢林大學學生的樣子,老師站在台上講課,學生在台下都很專注聆聽,這才是受教啊! 為什麼有的學生考大學、高中考不取?因為他平時沒有養成專心聽課的習慣。做一個學生要先學會聽,把話聽進去,在佛教的說法,要將法水灌注到心田裡,也得要自己的心如容器般可以納受,不能讓它漏了。不過,許多人倒也不是「漏」,而是根本沒有聽,過去人家說「東邊的耳朵進,西邊的耳朵出」,現在不是了,聲音在耳朵外就被擋住了。 今後要讓學生會聽,不聽就讓他睡覺去。我在辦沙彌學園的時候,有一些沙彌調皮,犯了過失,按照過去叢林的作法,沙彌調皮就是罰跪或罰拜佛,可是我認為拜佛是很光榮的一件事,應該是自己主動去拜,怎麼會變成處罰的工具?這不對啊!因此,我就反其道而行,哪一個人犯錯了,就罰他不准拜佛。或許他會想:「不用拜佛,很好啊!」不准拜佛,那要做什麼呢?我就罰他睡覺。當然,最初他也很得意,「睡覺多舒服啊!」但是當他睡在床上,聽到大家做早課,念經、唱讚的音聲時,心裡就會感到不安了,開始反省:原來睡覺是處罰,拜佛才是光榮啊! 講這些話的意思是,我們在體用上,在做人處事、行事作為等方面要做調整。像最近佛光山編藏處要招收編藏人員,條件是文學系畢業、會寫文章、懂得分段標點,確實有許多人來報名,但他們最關心的問題都是周休幾日。我們也坦白地說:「我們一星期休假一天,禮拜天休假。」他一聽,也不問多少待遇,人就走了。可見得現代人已經把休假列為第一需要。 社會的觀念逐漸在改變。有一次我到美國,有個老闆的女兒,已經三十多歲,父母叫他嫁人,他不肯。後來媽媽沒有辦法,就告訴他:「那你出家吧。」他說:「我不要。」天下父母心,女兒三十多歲了,老是待在家裡做什麼?未來怎麼辦呢?這個媽媽就跑來找我,要我勸勸他的女兒出家。出家是要自己發心的,哪裡是人家叫的呢?不過,既然是人家父母的希望,我也就跟他談談話了解情況。我問他:「張小姐啊!你怎麼不嫁人呢?」「我才不要嫁給現在的查甫(男人)!」「為什麼?現在的男人有什麼不好嗎?」「現在的查甫(男人)沒有幽默感。」沒有幽默感,就是沒有趣味。 他的這番話,倒是讓我感覺到現代人的觀念改變了。過去的女孩子都希望交往的男士要有錢、長得帥、有學歷、有家世……現在不是了,他要對方有幽默感、能給人歡喜快樂。因此,我們的大學也要培養具有幽默感的學生,幽默是一種智慧,人可以有幽默,但不可以浪蕩、無理、冒犯。 第四、一所行解並重的大學 說到「行解並重」,比方你懂得多少知識?會不會算帳理財?了解怎麼用錢嗎?就算你會得許多技術,但是不會做人,也沒有用呀!就像過去佛教講信佛、拜佛、求佛,現在這些不是最重要了,佛要你信他做什麼?佛要你拜他做什麼?佛要你念他做什麼?即使你不信他,他也不會少什麼。重要的是,你要「行佛」。 行佛是什麼?例如:佛慈悲,你有慈悲嗎?佛明理,你有明理嗎?佛擁有大智慧、大慈悲、大勇敢,你都有嗎?人間佛教強調「菩提心」,你有發菩提心嗎? 什麼是「菩提心」?就像范仲淹所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又如張載說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試想:我們有這種「民胞物與」的精神嗎?一個人不為歷史、不為家族榮耀、不為光宗耀祖、不為人類光輝的事業奮鬥,是自私的。人生不應該只想著自己要賺多少錢、要獲得多少薪水、要找什麼結婚對象……當然不是說這些不重要,只是光有這些還是不夠的,最重要的是,你所奮鬥的,要能有未來、要能普遍、要長久存在。人生的意義,在於個人的生命要和大家的生命同體共生、互榮互惠。 我們辦的佛光大學,不像理工科那樣教學生計算財富的擁有,這或許有不足的地方,但是我們在行解、體驗、人文、能量上,要能多給學生一點,這也是我想要辦學的理念。我在《普門學報》發表了一篇〈佛教興學的往事與未來〉,你們可以參考。當然,我辦大學並不是為了傳教的。雖然這樣,彼此也要互相尊重,何況傳教也不是什麼不好,有的人會說:「我們不信宗教。」何必避得遠遠的呢?即使信宗教,也沒有罪過啊!當然,一定要信宗教不可嗎?倒也不必那麼執著,但是一定說不要信宗教嗎?也沒有那麼嚴重。在我的個性,是有也好、無也好,不過我心中有數、心中有主,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讓學子找到自己心中的主人很重要。無論你信基督、信天主或信佛,信比不信好。即使迷信,那也還好,至少還有個「信」,如果不信,你就什麼都沒有了。就像過去許多愛國志士為國家、為主義犧牲,其實那也是迷信,因為他是無條件、沒有理由、心甘情願地奉獻。 佛光大學還小,才三歲,未來的開展,留待很多大學者來開闊思想。不過,倒也不一定要每個人都有很大的學問,就像李遠哲先生說的一句話:「學問很好,不見得做人很好啊!」這很有道理,我們要把人做好。祝福大家。謝謝!(待續)...<詳全文>
文化藝術

  佛教東傳中國二千餘年,已經不侷限於宗教層面,而是深入民間與人們生活契合為一。其不僅影響中國字彙用詞,在建築、雕刻、茶道、繪畫、音樂、舞蹈、文學、戲曲等各領域上,都已成為中國文化主流,在社會教化、哲學思想等,亦不得不說是受到佛教的影響,甚至在藝術表現上更留有輝煌燦爛的遺產。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教育大業

  建寺安僧,弘法度眾,是歷代高僧大德共有的弘願。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在歷經動亂紛擾的年代,來到台灣,目睹正信佛教的衰微,心中深刻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了知需要人才才能講經說法、辦活動、興事業,讓正法久住。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慈善事業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於菩提樹下開悟,並於世間行化宣說種種離苦得樂、拯慰賑濟的法門。自古以來,佛教徒為實踐佛陀「應病予藥」、「拔苦予樂」的慈悲教法,凡對大眾身心生活有所助益的事業均視為己任,積極興辦慈善事業,實現人間淨土。
相關單位 查看更多

修持中心

  佛光山修持中心之興建,乃星雲大師鑑於佛光山弘法四十年來,僧俗二眾,卻苦無一處具有多功能修持的殿宇可供使用,並今日社會奢靡風氣熾盛,道德人心空虛苦悶、迷失敗壞,故特建修持中心,擬以長年舉辦禪修、念佛、抄經等行門修持,來增進僧俗二眾的心地功夫,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為世界、國家、社會等,略盡佛教棉薄之力。
相關單位